星期六, 6月 09, 2007

LOÏC LEFERME

LOÏC LEFERME
2007-05-28 11:51:40



世界知名自由潛水選手Loïc Leferme譯 路克)的死訊,讓我們都升起了無限的哀傷。在這篇文章中,他的親友以及過去與他一同潛水的自由潛者,將一起分享他們所認識的路克,他們將介紹路克是怎麼開始的,以及他後來對於探索深度,所抱持的渴望,也希望,將這份分享傳達給全世界的閉氣潛者,以及漁槍打魚的漁人們。
另外,在這篇文章中,也會透過他們的幫助,提供路克不幸發生意外的一些資訊,希望這些資訊可以幫助我們瞭解那悲傷的一天,關於意外的相關資訊,主要是由路克的長年潛友Claude Chapuis譯 克勞德)提供,他曾經花很長的時間與路克一起潛水。

(這篇文章刊登於2007年五月閉氣雜誌APNEA magazine,原文是法文版本)








路克在十二歲的時候,Dunkerque(法國某處的地名)移居到法國南部尼斯(Nice譯者:普羅旺斯就在法國東南部,我不清楚原文中所稱The Swiss Provençale的真正意思,但任何被冠上普羅旺斯之稱的地方,一定都是非常適合居住,而且風景漂亮的地方),他在這邊住了好幾年,並且熱愛戶外活動,例如:攀岩、登山。他也在這個地方交了很多好朋友,他經常和我們聊天時,談到他居住在尼斯的時期,在尼斯的居住環境非常接近大自然,在這個時期,他培養出對大自然的態度,這份態度由三項元素混合著:極深的敬意、伴隨著一點挑戰味道的夢想、發自內心的熱情!

關於深度探索的開始

1990年,克勞德在尼斯的體育學院認識了路克、Olivier(歐立佛)及 Marc(馬克),當時克勞德擔任這個學院的教練。在一剛開始的自由潛水課程中,主要的課程核心就是教導學員透過自由潛水與大海結合,此時,最首要的就是為了自由潛水而進行自由潛水。在這初級的課程中,一個重要的教學目標,就是要讓每位初學者,特別是急著想要測試自己極限的學員,瞭解每一種自由潛水項目的危險性,通常這會在第一堂上課中提到。
Roland
(羅蘭)在1992年,透過組織這一類的自由潛水團體開創了AIDA,開創這個組織的目的是為了能夠定期性的舉辦世界記錄挑戰,而且也可以為競賽訂出一個公定的規格,否則每位自由潛水員,通常都有自己挑戰記錄的方式,欠缺公平性,許多在法國的自由潛水同好也一起參與協助這個組織的建立。

1996
年:第一次的競賽


自從1990年以後,每年都有不少學生和老師參與深度挑戰,其中最有名氣的潛者之一就是 Umberto Pelizzari(恩伯特‧披里薩利),也一同協助了靜態閉氣與固定鎮重潛水的規則,這些競賽的規則非常的嚴格,包含了競賽過程的安全準則以及認定挑戰是否成功的判斷規則。經過這數年的努力,1996年舉辦了第一場正式的競賽,因此AIDA規則下的第一位世界冠軍,就是從1996年開始產生。在同年的十一月十日,路克決定進行挑戰當時的七十五米深度紀錄,他所挑戰的項目是利用滑車下潛並透過蛙鞋自力游回水面,他在幾天內就達到了八十米的深度,但基於他的安全性與對組織的尊重,他聽從了朋友的建議,在挑戰成功那天,將宣稱的紀錄故意減去五米。


十年來與路克的共潛

教學、參與競賽挑戰、創下紀錄,以上就是路克這十年來所做的。1998年,法國無限制潛水記錄118米;1999年,突破皮平(Pipin)的紀錄,創下137米無限制潛水;2000年,帶領法國隊於自己的家鄉尼斯,成功奪得男女子組的世界冠軍,當年他創下152米的無限制潛水記錄;2001將自己的紀錄推進到154米;2004造就了他的最深紀錄171米。撇開這些記錄不談,這些年來,他也為不少初學者舉行訓練課程,與幾個朋友成立了CIPA( 國際閉氣潛水中心),他在這個中心裡擔任教練,也曾舉辦一些研討會,更特別的是與兩位朋友製作了一部短片(Afghan Blue),描述他們在阿富汗某個湖泊的潛水活動,後來路克的妻子(Valerie),也加入這個影片的製作。
這十年來,他與多位自由潛水的世界冠軍都有過交集,他以自己的純樸獲得大家的喜愛,與他來往的人有已過世的Audrey Mestre(譯者:Pipin的妻子,挑戰世界記錄的過程中喪命)Pipin Ferreras、Umberto Pelizzari、Carlos Coste、Tanya Streeter、Natalia Molchanova、Martin Stepanek、Herbert Nitch譯者:都是最近十五年來世界冠軍的常客)。因為路克在潛水上的表現以及精良的訓練,他也被法國政府官方(FFESSM-French Federation of Underwater Studies and Sports)認定為認真可靠的自由潛水者,FFESSMAIDA兩個組織可以密切的往來與合作,路克在此有很大的貢獻,路克很清楚如何建立法國地區,自由潛水玩家之間的連結,而他本身也在這個社群裡成為一個良好的典範。








深度探險所啟發的智慧
路克不停地追趕記錄,但他選擇在抵達最高峰時,停下腳步,花兩年的時間思考,弄清楚自己為什麼要進行無限制潛水,這個時期,他所花的時間也讓他獲得了一些非凡的洞見。我們在尼斯經常一起討論這個問題,他很著迷於這個項目帶給他的體驗,無限制潛水要求潛者發揮心靈裡的力量還有生理上的彈性,他曾描述他的挑戰就像是『與水互融,成為水的伙伴』,像這樣的話聽起來並不陌生,恩伯特也曾經說過:『必須成為水中的水』。
.
.
.
路克最後一個挑戰
當鼎鼎大名的自潛前輩Enzo Maïorca譯者:安索 The Big Blue裡頭,先死去的那位男主角,尚雷諾飾演)為了更容易進行耳壓平衡,而決定以頭上腳下的方式下潛,之後的所有潛者都一律跟進採用這種方式,從此以後,沒有人進行無限制潛水時,採用傳統的頭下腳上姿勢。2006年十月時,路克重新開始了無限制潛水,這距離他上次創下171米紀錄,已經有兩年的時間了,就像是所有生過病的運動員,路克瞭解想要重新回復到顛峰狀態是很難的,生理上對於閉氣的適應,大深度的耳壓平衡,心靈上的專注,這些恐怕都已經不會再回到最佳狀態了,接下來的六個月,也就是從2006年的十月一直到2007年的四月,進展比較緩慢了,而這段期間裡,他的訓練課程中,故意採取傳統的頭下腳上方式下潛,像我們這樣的人都以為冠軍一定會一次又一次的打破紀錄,但這其中存在著不容易突破的瓶頸,對於所有的相關細節都有嚴格的要求,每一次的新挑戰所需要經歷,就好像人們當初學習自由潛水,一直到真正成為自由潛水人,換句話說,每一次的挑戰都會重新發現所需要的心靈力量,挑戰者需要再一次的與大海融合。路克的訓練一直持續到十二月,一個老問題又產生了,那就是大深度的耳壓平衡,自由潛水的人都知道,在這種大深度底下最嚴重的問題在於耳壓平衡,而非閉氣能力。關於大深度的耳壓平衡,有許多種方法可以試著解決,有些方法相當極端,例如讓潛者的耳腔內充入液體,路克認為這種方法很容易讓潛者受到傷害,他因此受到了批評,但他有很強的事實支持他的論點,兩年前他沒有使用這個技巧成功抵達171米的驚人深度,他相信人類可以不採取這種方法而下潛到很深的地方,路克決定不採用這種耳壓平衡的方式,並且繼續以頭下腳上的方式下潛。經過不斷的練習,令人驚訝的事情發生了,路克逐步解決耳壓平衡的問題,並且在意外發生的前三天成功抵達165米深。
我們都相信路克絕對可以頭下腳上的方式下潛到185米,而且不必將耳腔灌水,路克用他的耐心與努力實現了他的堅持,以更自然的方式潛到更深。我們對於將耳腔灌水以解決耳壓平衡這種技巧,做了一個有趣的類比,做這種事的人,就好像是一位滑雪技巧有限的滑雪者,努力的為自己的滑雪板打蠟,以期在雪上滑得更快速(譯者:本末倒置)。與路克長期共事的克勞德,見證了路克不斷的展現驚人的大深度耳壓平衡能力。


意外的相關資訊
當奧黛麗( Audrey Mestre)那件意外發生後,外界有很多理論與說法解釋意外的原因,但她的潛水小組所透露出來的訊息很缺乏,也因此外界謠傳不斷的發展。有鑑於此,路克的團隊決定將這件事情透明化,以提高世界上其他潛水員的安全,相關的執行組織AIDA,試著調查這件意外的真正原因,調查的結果可以納入自由潛水的安全系統訓練課程之中,而爭議多時的『無限制潛水』項目還會繼續開放(AIDA官方),難道我們可以透過禁止,阻止另一個人勇於挑戰極限?
備註:在接下來的文章中,我將會精密的寫下意外相關的訊息,這些訊息由兩位當時在船上的人員提供,但我們也必須體諒,意外當天,每位在場的相關人員都面臨了極大的壓力,因此有些相關的細節他們也無法提供,在路克這半年來所開始的39次訓練(意外當天是第39次潛水),我曾參與了28次,我也可以提供一些精確的資訊。
事件背景
長達六個月的訓練中,訓練進度緩慢推進,六個月來歷經了38次潛水,最後一次訓練潛水達到了165米深,花了149秒下潛,並且在底部花了五秒鐘折返,全程330秒返回水面。第三十九次潛水預定計畫達到171米深,下潛引導繩索的錨位於底部大約190~200的深度,微微的東北風(海面上風勢微弱,對於水下的引導繩比較有利),海面上有些許的海浪,總歸而言,天氣相當好而且沒有明顯的海流,另外一點或許需要注意的是,海面上微微的東北風很有可能將錨的位置推往更深一點的底部。(譯者:海面上的風,所推的方向是往海灣底部比較深的方向推


使用的裝備
滑車本身重3公斤,外加12公斤的鎮重,總重量15公斤,引導繩的直徑1.2公分粗,總長度190米,在171米深度另外掛了一個22公斤重的鎮重。船的另一頭投下為了平衡的鎮重,該鎮重重量為99公斤,而且也是採用相同的繩索但投放深度只有78米深,在水中這兩條繩索的距離大約間格9米。
當潛水開始後,船上的潛水計時員手會放在引導繩上直到潛水結束,這個動作的目的,是為了感覺滑車抵達預定深度後傳來的震動。滑車的形式是路克所堅持採用的頭下型滑車,這個滑車結構上很簡單,使用多年,而且沒有出過什麼問題,滑車是由一個1.5米長的管子、一組煞車、一個50公升浮球、以及浮球所需的氣瓶(15公升並充氣到200Bar)。這個氣瓶有獨立的兩組氣閥,以及獨立的管線,正常情況只會使用其中一套,另一套是備用的。在正式下潛之前,這個充氣裝置會在五米深的地方進行測試,確保整個滑車系統是正常工作的。滑車以及平衡鎮重是採用訂做的鉛塊,訂做鎮重的理由,是為了塑造適當的外形,降低在水中運行的阻力以及水流的影響。平衡鎮重系統,在過去很長的時間裡經過非常多次的使用,非常的穩定且適用,通常啟動平衡系統後上升端的上升速率,大約是每秒鐘1.81.9米,當時的海況差異對上升速度會略有影響。滑車與潛者的上升速度取決於50公升浮球的上升力量,通常會比錨部鎮重的上升速度更快一些,平均上大約是每秒鐘兩米。
譯者 所謂的平衡配重系統,是利用較重的平衡鎮重從水面開始下降,透過滑輪組,拉起原本就位在深處的配重,正常使用下,在拉起深處配重的過程中,系統是不需要電力運作的

意外的經過


當時路克大約於下潛一分五十五秒後,抵達預定底部(因為這一次的下潛,在海面上的計時員,沒有感受到滑車抵達底部後透過潛導繩傳上來的震動,因此這個時間是從上一次165米深的潛水數據所估計出來的),路克所使用的充氣系統是一種『緩充氣系統』,就是只將氣瓶的出氣口開一個小小的開口,在『下潛』過程中緩慢的對負責舉升的浮球進行充氣,通常這個充氣的動作會在120米的深度開始進行,這個深度的壓力已經讓潛者感到困難,所以此時開始充氣正可降緩下潛的速度(這種裝置的好處在於如果潛者真的在深處發生意外遇到了困難,由於充氣程序已經在120米深就開始進行了,到了預定底部,浮球會自然的產生舉升的力量將潛者與滑車拖回水面,因為事前已經有用了一些傳統的方法測試,確定潛導繩並沒有碰到海底,也經由目視,確定潛導繩處於鉛直的狀態。搭配上述的浮球充氣方式,理論上,路克不會在底部有停留)。
平衡鎮重會在路克抵達預定深度十秒後開始運作,也就是說,路克從預定深度開始上升十秒後,其身後有一個22公斤的鎮重,追著他一起上升(假設路克的充氣過程正確無誤,在120米深開始對浮球進行緩充氣)(譯者補充:平衡鎮重是將處於目標深度171米的22公斤鎮重透過滑輪組往上拉,這有點像蹺翹板原理,而路克與滑車的上升則是透過50公升的浮球,在設計上路克與滑車的上升速度會略快於他底下的22公斤鎮重),這特殊的程序,是為了節省潛者發生意外後搶救的時間。
2007
年四月十一號禮拜三(譯者:意外當天),平衡鎮重大約在207秒到210秒之間被啟動,這和之前透過165米潛水數據所推算出來路克抵達底部的時間差不多是間隔了十秒(譯者:正符合系統設計),啟動後3035秒之間,平衡鎮重運作一切正常,第一位安全維護潛水員於240秒,進行例行性的下潛,這位自由潛水員,按照慣例,會花大約二十秒下潛到二十米深,等待路克,通常大約會等待二十秒。以上程序,在過去38次的潛水訓練中都一貫進行,但今天,這位潛水員下潛後,在二十米的深度等不到路克了,很明顯路克因為某事延遲,大約在250秒的時候,另一位安全維護潛水員下水(也是自由潛水員),於此同時,平衡鎮重的下沈速度開始變慢了,這顯示在整個系統上有額外的阻力或重量,導致平衡配重的下沈速度降低了,再過片刻,整個系統都停止了,這項不尋常,啟動了水面小組的好幾項救援措施,一部份負責人員,使用人工的方式將潛導繩往上拉(原本平衡鎮重會負責這項工作),這項舉動並非是慌亂之舉,原本的安全系統中,就有排定這個項目,相關人員確實有受過此訓練,但拉了十秒卻徒勞無功,因為整個系統就好像是『混凝土』完全拉不動,水面小組緊急將潛導繩裝上某個機械裝置(zodiac),但仍然無效,另一個緊急系統也啟動了,將潛導繩安裝上一個收繩裝置,理論上,這個裝置可以提供一百公斤的額外拉力,同時,一位水肺潛水員已經著裝完成並下水,他是本事件最後一位下水的潛水員,這位水肺潛水員找到了路克,路克已經失去知覺並掛在潛導繩上,當時水肺潛水員專心一意的將路克從潛導繩上脫離,並快速帶回水面,以上的動作,對於這位水肺潛水員已經非常不容易了,因此我們可以理解,這位潛水員對於當時路克身邊可能發生的怪異事件,沒有特別的注意。路克一回到水面後,立即接受心肺復甦術,以及氧氣補給,相關負責人員用刀子斬斷整個配重系統,這個系統包含了潛導繩、滑車、與平衡配重,一併拋棄,另一位負責人員,透過無線電向尼斯港口求救,通報港口的消防隊進行救援待命。從出事的海面上回到港口,只花了330秒的時間,而當時岸上的消防隊員也已經完成待命,他們立即接手了路克的急救,對於這些相關程序,很久以前就和港口的消防隊取得共識。


COMEX
的參與
意外發生的隔天,組織裡的相關人員,以及路克的遺孀(Valerie Leferme),請求COMEX,以卓越的經驗與技術協助調查,希望打撈路克被帶上水面後,即拋棄的水下裝備,這些裝備應該對於釐清意外本身有直接的幫助,這將會是一個至少兩百米深的打撈任務。四月十二號COMEX裡的專家,使用聲納,及水下遙控操作載具(一具可以達到600米深度的遙控潛艇),搜索作業的範圍遍及意外發生的附近海床,搜索深度從180米到240米,直到禮拜五中午一直都未有斬獲。搜索行動之所以失敗,可能原因在於此處的海床坡度相當陡(坡度大約40~45度),當時落到海底的裝備,很有可能滑落超過300米深。路克的遺孀決定放棄搜尋,那些裝備也將永遠的留在海底的某處。

理論上的討論

現在很難知道,路克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相關專家的討論,認為當鎮重系統停止運作的那一刻,就是路克發生麻煩的瞬間,可能因為某種原因而受困於底部。事後,搜尋小隊在這一區的海底,只找到了一片漁網,兩條電纜還有一部車子。但別忘了,潛水所用潛導繩,以及相關配重等裝備,設置的時候,有確認過距離海床有一定的高度,也因此,在原來的海域底部,不見得一定可以找得到這些被拋棄的裝備,另一種對於意外原因的猜想,認為很有可能是,潛導繩在比較深的地方遇到了海流,若真的發生海流,當時在水面上的人根本不可能察覺,水平方向的海流,有可能進一步的造成潛導繩與平衡鎮重的繩索相纏(譯者:其實應該是同一條繩索,只是跨過一些滑輪組,當平衡鎮重下降的時候,就會拉起潛導繩另一頭的配重)。
第二個猜想若屬實,那麼我們有必要進行相關的測試,並對世界上,其他採用類似平衡鎮重系統的潛水員提出警告,在進行大深度潛水的時候,很有可能在深海處遭遇海流,導致繩索互纏,互纏的結果會進一步使得平衡鎮重系統失效,而且這樣的海流在水面上不容易被偵測。屬於路克的潛水團體,會對全球的自由潛水社群,公布後續測試的結果,這些測試將會由尼斯的海岸防衛隊進行。所有發生過的事情都應該增進我們的知識,儘管這件事情的原因目前實在很難提出好的解釋,任何人對這件事情若有任何好的想法或解釋,我們都很願意傾聽。


下一步呢?

目前我們的組織(UFR STAPS)又開始了潛水的活動,因為有越來越多的人,希望可以進行自由潛水相關的訓練。有些人如法蘭克(Mr. course. Franck) ,曾與路克一同進行了多次的潛水,組織裡有許多年輕一輩的人(Yoram Zékri, Pierre Frolla)以及很多的學生,他們都曾參與自由潛水這項運動的發展。自從1996第一個官方記錄被創造以來,直到現在,世界記錄挑戰本身已經在不同的面向上與其他領域結合,例如記錄挑戰的過程中,有生理學家對選手的身體反應進行監測,也有些洞穴潛水者對這類挑戰感到興趣。路克與歐立佛(Olivier)也曾經在大自然裡挑戰不同的運動,他們曾經在夜晚、高海拔、並且寒冷的地方,進行溪降運動canyoneer: 溪降運動。在懸崖處沿瀑布下降的一種新型體育運動,由於長期被瀑布沖刷的石頭很滑,長滿青苔,再加上溪水對下降者的沖擊,會影響判斷力,所以溪降比普通的岩壁下降更富變化,更具挑戰性.)。組織裡,總是會發覺一個比一個更令人感到驚奇的運動,為了將這些特殊的運動的經驗與知識,有系統的發展,這些玩家希望,也可以透過競爭的方式發展不同項目的記錄挑戰。 回到自由潛水這個項目上。許多人,經常性的進行自由潛水,純粹為了享受自由潛水本質上的『簡單』,以娛樂休閒的態度,在水下閉氣,欣賞魚類或是實現自己的能力,那就是自由潛水這個運動存在的目的,沒有人可以否認。此刻,我們悲傷但也感到慶幸,我們可以活得這麼具有冒險性,又瞭解豐富的相關知識。路克教我們的一切,我們會持續的傳授下去,這些寶貴的經驗,會透過不同的相關組織,傳授給小孩、成人、初學者、世界冠軍、任何對這個運動有興趣的人。
一路走來,我們沒有什麼好後悔的,可是我們失去了,總是帶著陽光微笑的朋友『路克』。
安全潛水員的聲明
為什麼水下沒有水肺潛水員待命呢?

--想要找到水肺潛水員配合每次的練習,並不容易,而且這些水肺潛水員,必需要針對整套的安全系統進行訓練,並非任何一位水肺潛水員都符合資格。
--水下有一個一百公斤重的平衡鎮重往下降,還有一個滑車組先降後升,以及滑車組下方,大約22公斤重的鎮重往上升,這些機構對於其他的水下人員很危險(曾經發生過事故)。
--由於水肺潛水員,需要進行減壓停留,而減壓停留所用的繩索,有可能增加纏繩的可能性。
--水肺潛水員並不總是可靠的。
--在某些突發狀況水肺潛水員很有可能為了嘗試救援而傷害了自己。
--在底部(大深度)的水肺潛水員,並不總是有能力進行救援。

此文由路克的多年好友克勞德以法文撰寫,並透過Tanya StreeterJohann Doelstrom翻譯成英文
圖片則是由路克的妻子(Val Leferme)提供。
中文翻譯者 咖哩


1 則留言:

咖哩 提到...

http://freedivecentral.com/a-loc-leferme-8614.html

以上是本文英文版的連結,經由對方同意,利用最近的一些時間,將此文翻譯成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