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三, 4月 01, 2009

我的墓碑




數十年前,阿公興建了這一座墓園,以當時的規模而言是這一帶最大的墓,倒不是為了顯耀虛榮的心態,而是一種長遠的規劃,這一座墓園被設計成可以存放四個世代的家人長眠,上圖是主碑的一部份,在這塊主碑下方有一塊花崗岩,刻著簡單整齊的表格,表格內有不同世代祖先的姓名,我可以看到自己的姓名將來會被安在哪一行,每回我都會望著這塊『榜單』許久,曾經用手指觸摸自己的方格,那是一種帶點無情的冰涼,那份冰涼咬著指尖,拖著人往死亡的方向省思生活的意義,有那麼一天,我的名字將會被刻在那上面,生不帶來死不帶去的老道理就不需要再提醒了,引我思考的是,名字靜止於花崗岩上的那一瞬間之前,我會過著什麼樣的一生,不問帶走什麼,而是好奇將留下什麼?
我的眾祖先們,都留著一段讓我經常回想的深刻故事,不只一人有著令人欽佩的事業開創、也有為情所困而投身軍戎失蹤於南洋的淒美故事,那我又會留下什麼令人感動的故事?
也許,終我一生,只是向後代子孫,演示了一段平凡人最後也上得了這塊榜的無聊故事,最後,有一天一個小孩站在我今天站的地方,指著我的姓名問道:『這個人做過什麼?』,一旁的年輕人思索一番答應:『他生了我叔叔』,這聽起來有點悲,特別在這個最沒有信心的谷底時刻,有那麼一點承受不住,如果再回想小時候所立下的偉大志願,心底不可抑制的瀰漫一股悲涼,這是怎麼著的,竟然對著電腦螢幕自憐自艾了起來,我還是不願意放棄幼稚時期所立下的志願,永遠不放棄,再怎麼折磨,我都會緊握夢想,這是面對自己的墓碑所帶來的最大教誨,先祖們從來就不是向環境低頭的人,我的體內不存在這樣的血統,未來的劇情怎麼安排,不值得杞人憂天,我有信心秉著不平凡的態度接演未來的戲,若是上天分配給我一個無聊的故事,那就讓我好好演一齣無聊的劇吧!
或許我該擔心的是,自己的名字筆劃有點多,希望刻字的師傅不要把我名字給刻歪了。

4 則留言:

Jen 提到...

咖哩你好,

我是剛剛學FD就深深愛上水底的世界,但偏偏我小時候得過肺結核導致於康復後肺部纖維化左肺一邊到塌只剩右肺﹗我在美國的醫生告訴我最好不要潛水。我有嘗試著只自由潛水而不背氣瓶潛水。但因為大約只有6-7米左右停留也只不到30秒所以我不知道繼續FD是否有問題。想請問你不知道你能不能跟我分享你的經驗和心得﹗謝謝你喔~

超級想要在海底遊玩的Ocean girl!

咖哩 提到...

我已經特別發了一篇回應你,連結如下:

http://nuclear718.blogspot.com/2009/04/to-jen.html

謎寫 提到...

我倒是覺得,要體驗海底之美,不需拘泥形式啦...一個 Scuba Diver 如是說.

咖哩 提到...

不同的形式,會有不同的感受,都可以嘗試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