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三, 5月 27, 2009

愛情來得意外,走得突然

最近這幾天又犯了憂鬱,有天凌晨在淺淺的睡夢中回到外婆家,陽光普照的南台灣夏日,我站在二十年前因道路拓寬而被砍除的龍眼樹下,看著靜謐的古厝,我得意的笑著:『迪阿,上次喝酒的時候亂說,什麼久無人居的古厝已經垮了』,在我眼前的是古老斑駁但完整的磚瓦房,夢境中那棵巨大的龍眼樹,枝葉茂密而老幹硬朗,就像是二十年前那副神氣的模樣,我不禁自問:『那些已過世的街坊鄰居,不應該也如此音容宛在嗎?』。仔仔細細的欣賞著烈日下美麗的古厝,突然,幾片屋頂上的紅瓦悄悄的塌陷,漸漸的,那凹陷逐漸擴大,在那烈日下我驚慌失措。心火一燒,冒了一身冷汗醒來,永利路上還是冷清的,稍稍整理自己的思緒,迪阿是經常假日晚上找我喝酒的一位中年人,迪阿以前就住在外婆家隔壁,去年春節他回去了一趟,後來喝酒聊天時,告訴我屋子已經自然坍塌的事。『屋子究竟是塌了』這個命題,來回在心裡求證一番,待我回過神來才驚覺滿面淋漓著淚痕。

曾經在網路文章讀到很美的句子『愛情來得意外,走得突然』,經歷過一些人生體悟後才明白,如此淒涼的又何嘗只是愛情呢!一棟屋子隨著時間的推移,原先的主人都改住到對面兩百公尺外的土丘裡,荒廢的老屋又再花了十幾年的時間,追隨著主人的腳步,這場夢來得突然,卻也走得意外。我呢?舔舐已逝者留下的傷痛?抑或積極期盼下一次的突然呢?我想,還是選擇淚水淋漓的酣暢痛快吧!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