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一, 8月 23, 2010

月光下的女人 (普)

下面這篇文章,是我最近發佈在情慾部落格『鵝毛筆』的一篇三千字的文章,為了能讓深河部落格的觀眾也能讀到這一篇,我特別刪去了原文情色的部份,將限制級的劇情修改成普遍級,假如大家讀過這篇普遍級之後,仍覺意猶未盡,很歡迎直接到鵝毛筆看完整版:
===========================================

幾年前,台灣曾經發生一場驚天動地的大地震,寧靜的大地一夜之間分裂了,許多人與人之間的情感關係也匆匆別離了,在這個以裂與離為主軸的大悲劇下,埋葬著一段我的情慾...........

幾年前的一個夏天,有一次國內自助旅行途中,我投宿於南投草嶺山區的一間旅館。在這深山中,旅館竟然是由一名女子獨立經營。那間旅館說小也不小,有二十多間房,旅館後方還有放養的山豬,偌大的房子裡,在這個非假期的日子裡,顯得有些空蕩。
她說:『今天只有你一位客人,我們晚上一起吃飯,吃隨便些,我不算你錢』
包包裡用來煮泡麵的鋼杯還頂著我的背,想到終於可以有一餐躲過鋼杯料理,好好吃頓飯,我連忙道謝,她雖然面帶笑容回應,但隱隱地,讓我覺得有些說不上來的冷酷。
投宿時才下午兩點,因此我進房間後,有充裕的時間享受熱水澡,將連續數日登山露營的油垢汗漬洗個清爽,沐浴後,簡單的輕裝就到旅館附近散步。
傍晚吃飯前,我依在房間的窗檯邊,視線穿過半透明的山嵐欣賞夕陽,突然,樓下前方廣場一陣野狼機車的引擎聲,使我回過神來,原來是廚子下班了,他每天一早騎著野狼機車來上班,除了負責旅客的食物,同時還要負責餵養照顧後山放養的山豬群。
野狼的引擎聲悄悄隱沒在山林之間,讓我意識到該是晚餐的時候了。

她原來是個美人胚子,我說『原來』,是因為稍早登記入住的時候,她為了填寫表格而戴上老舊的眼鏡,黯淡的鏡片不僅遮蓋了她有神的雙眼,斑駁的鏡框也顯得鼻樑塌扁,以致於之前我沒有注意過她的容貌。她應該是洗過澡才來餐廳,穿著長袍式的裙子,身段優美,一雙魅人的大眼有著水靈的烏黑眼瞳,自然放下的大波浪長髮、蒼白柔弱的肌膚,最讓我看得發楞的是,嘴角邊淡淡的法令紋,我認為那是成熟女人最美麗的標記。

起初,我為了感謝她這頓飯的免費招待,勉強擠出幾句客套的話,但話題好像都連貫不起來,有一句沒一句的聊著,沒多久,餐桌上只剩木筷碰觸瓷碗盤的聲音,我想讓用餐氣氛自然輕鬆,又重新開始想一些話題,由於獨自在山區行走了一個多禮拜,我的交談能力竟變得有些遲鈍,很生硬的吐了幾個不自然的問題,諸如『老家在哪裡?』、『這兒天氣通常怎麼樣?』、『後山的野山豬好照顧嗎?』
談話變得有些像是檢察官審問犯人似的,就在談到一個段落時,她微笑著對我說:『沒關係,你不必勉強和我講話,靜靜吃飯也是很好的』,她講這段話時的笑容,讓我忘卻尷尬,反而將兩人的相處快速推向一個特殊的氛圍,在那一刻,我世俗的面具,被直率的她,卸下了。
吃完飯後,她沒問過我,就開始從櫥櫃拿出泡茶的工具,站在她身後的我靜靜看著她的背影,她輕輕的說:『我們這小旅舍,有一個私房景點,是月圓之夜才會出現的,等我泡壺茶,待會我們一起去品茗賞月。』
我略微吃驚問:『很遠?』
她回:『很近!』
那是在靠近溪谷方向的屋頂邊緣,有一張躺椅和小茶几看起來是每天擺在那邊受風吹雨淋,我才明白,她為什麼要我自己搬一張躺椅上來,我們在微微的夜光中往桌椅處走去,看著那張黑夜中孤單的躺椅,我的內心裡有股悸動,過去,有多少個月圓的黑夜,這名女子獨自一人在這椅子上品嚐著孤獨的滋味,那是何等的淒美呀?
空氣是清澈的,滿月還有半邊臉遮在遠方的山巔,隨著瞳孔對黑暗的適應與月亮的上升,眼前阿拔泉溪谷的美,一層一層地從黑中顯現,寬廣的溪谷平坦地沈靜於兩座大山之間,皓月當空,巨大的山形,壯觀的樹海,寧靜而莊重地攏罩在透明的黑裡,汨汨而行的溪水更襯得這夏夜寧靜與山的安祥。
偶爾有微風吹著山林間的樹海,沙沙作響,我們喝了一口溫熱而微苦的茶,口腔內獨特的香氣,竄入鼻息,引發一陣對陌生人信任的情緒。
我輕聲的問:『為什麼選擇一個人在山裡?』
她娓娓道來:『我和先生離婚後,放棄小孩的扶養權,拿了一筆贍養費,這間旅舍是贍養費的一部分,原本荒廢,我帶房屋仲介來這裡看房子,打算將她賣掉,我一見到她,就愛上這裡的寧靜,想就此終老一生。你呢?你又是為什麼,一個人行走在這冷僻的山路之間?』
我又啜了一口茶:『半年前我結婚了,我愛我的妻子,但是我也很懷念與自己獨處的滋味。』
她大笑著說:『哈哈,你們男人沒一個好東西。』
我只是乾笑著,但又難以反駁:『妳這茶,是什麼茶?味道很.......很特別!』
她的長髮遮著一隻眼,狀似神祕的說:『綠茶』
我皺著眉,吃驚的再問:『綠茶?』
她調皮的撥了撥頭髮:『另外加了一點點.....一點點.............伏特加。』
我一聽,從躺椅上坐起來:『哪有人這樣喝的呀!濃酒精和濃咖啡因混合,你是嫌自己心臟太強嗎?』
她冷冷的看了我一眼,我們不約而同的大笑了起來。
那一晚,我們談了很多心事,這大概是我一生中,最放得開的一個夜晚,一杯杯的綠茶摻伏特加接連著喝下肚,兩人越談越起勁,圓圓的滿月已經昇到頭頂,原本還在半山腰的樹梢上蝸行的雲霧,也已經靜靜地漂浮於月亮的周圍,成為遼闊長空中的淡淡點綴。我們依舊有講不完的話,好似要在一個夜晚,將彼此的一生都交換了才善罷甘休。
聊著聊著,其中一個人流淚了,剔透的淚珠折射著銀白月光,在黑夜裡更顯得惹人憐惜,另一人主動上前去擁抱對方,然後,兩人放聲的大哭了,黑夜裡,迴盪於山谷之間的抽咽,訴說著兩人內心最深刻的秘密與掙扎。

十年後,我開車載著妻小舊地重遊,藉口要路邊停車休息一下,其實我停車的位置,剛好就是當年野狼機車離去的那個廣場,原本旅舍的位置已經是一片荒煙蔓草,順著腳下一叢叢雜草,我的視線望向不遠處的阿拔泉溪谷,同樣壯闊的溪谷與鬱綠大山,卻讓我忍不住因這美麗的巨大空間感到孤單,我深深掛念這名月光下的女子,不知道她是否平安?不知每到月圓的夜,她是不是又夜寐於月光之下?

2 則留言:

匿名 提到...

與"原文"相比,少了情色的部份,也少了最重要最關鍵的橋段,張力減少了許多,也成了一篇泛泛的萍水相逢偶遇故事,個人淺見,僅供參考!

咖哩 提到...

親愛的匿名者:

謝謝你的評論。很歡迎大家去看完整版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