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四, 10月 07, 2010

在墓碑上Youtube


好幾年前,我學長曾經跟我提過一個想法,他想要將自己生活中的點點滴滴錄影下來,任何細節都不想放過,這樣的作法如果應用在工作上聽起來蠻有幫助的,算是一種工作日誌吧!當時我不欣賞這樣的作法,因為太費事了,不僅是拍攝這個動作很累人,而且事後的保存非常麻煩,燒成DVD嗎?DVD的保存性依舊是一個問號,我大學時期曾經買一些便宜的空片,現在存放在裡面的文檔已經不是每一個都能成功開啟,許多影片也出現綠色馬賽克,如果存放在硬碟裡風險依舊很高,而且儲存成本昂貴。
因為技術上有難度,所以學長的這個想法,就一直被我擱置在腦袋裡的倉庫裡。
直到最近,我正在整理自己幾年累積下來的資料,雖然我備份的習慣一直很好,每兩三個月一定會針對特別重要的資料燒一份光碟,空片是採用三菱出廠的片子,目前為止還沒有遇到保存失敗的問題,我對於資料儲存保護的程度已經到了,隨時可以失去貼身筆電而不會造成資料損失的地步,所以突發性的被隕石擊中、遭遇竊盜、電腦中毒這些意外對我而言,最多只是硬體和荷包上的損失。
過去影片資料因為體積太過龐大,所以我都存放在舊的硬碟及燒光碟片這兩種保存,最近我認為Youtube的畫質已經到了及格的地步了,雖然他的偽HD讓我有點感冒,但總是堪用了,再加上Youtube不限制會員總上傳容量,我用了一個週末的時間,上傳了超過兩百部自己拍攝的短片,這些短片除了部分潛水的攝影記錄以外,還有很多家庭旅遊、聚會的攝影短片。

上傳到Youtube,嚴格上來說不算是一種備份,是一種整理,有備份經驗的人應該知道我在說什麼,當你把數百部短片燒成十幾片DVD之後,你很難找到某部短片究竟存放在哪一片光碟裡。我一直有一個觀念:

假如你找不到,就等於你失去了!!!

如今你上傳到Youtube,要快速的瀏覽尋找你想要的短片,這件事情變得容易許多,你可以給影片貼上分類標籤、依照不同屬性列入播放清單......,不只是你自己很方便看,更重要的是,當你有一天和某人在msn上聊到某件有趣的事情,讓你剛好想到過去有拍過好幾部相關的短片,你可以迅速的與他分享你親自拍攝的短片,這些當初花心力拍攝的影片,透過免費的雲端儲存,其曝光性大增,也讓當初辛苦拍攝變得更有意義,否則原本只是躺在抽屜深處裡的一段永遠再也不會播放的影片。

回到學長的那個想法,現在的拍攝硬體實在太輕便了,人手一支的手機就不說了,許多機車族用的行車記錄器,其體積只比拇指稍微大一點,別在胸前即可長時間錄影,影像的拍攝變得非常容易,將這些資料上傳到網路上存放也毫無成本負擔,當初學長所提的那個想法在技術上的難度已經逐漸消失。

以大量影音資料記錄一個人的人生,其成本相對過去低廉許多,這些放上網路的資料壽命可能超過被記錄的對象,若是如此,我覺得以後的墓碑應該放一塊螢幕,一塊觸碰螢幕,該螢幕連上Youtube等影音網站,任何來掃墓悼念的人,都可以在其墳前上網觀看墓主的一生回顧,假如該墓主的一生過得精采而有趣,可能他的影片會讓人看上幾天幾夜呢!
假如這個想法讓你一時無法接受,不妨想想現在的情況,清明掃墓的時候,大家不難注意到有些墓碑上還附照片,墓碑上有照片就好像部落格文章有圖片一樣,可讀性大增!可以看見這位墓主生前的模樣,是一件挺有意思的事情,之所以會放照片,是因為人類有了照片這個『技術』,而且照片的品質很好,只要裱個玻璃框嵌在墓碑裡,一張薄薄的相片承受得起幾十年的日曬雨淋,如今,人類的影音保存與呈現技術不可同日而語了,假如螢幕和主機的防水做得好,選擇防刮面板(現在有些手機已經採用),搭配太陽能電池,把照片換成一塊螢幕,又有什麼不可能的呢!

4 則留言:

3分鐘太陽的熱度 提到...

看了你的這篇文章
在我想像中的未來
墓碑就在網路上
因為已經沒有地再蓋墓園
那太奢侈了
網路上的影片就是墓園的一大部份

咖哩 提到...

親愛的學長:

你應該有一點印象,我文中所說的學長就是您吧!

至少對我個人而言,碑可大可小,但一定得存在,即便是衣冠塚或是靈骨塔,我想憑弔一個人,必須慎重其事的移動到他的碑前,仔仔細細的欣賞著碑上每一筆畫與任何細微的斑駁。
科技可以去點綴碑,但是我無法接受碑被科技取代,特別是無法觸摸的非實體科技。

3分鐘太陽的熱度 提到...

幾年前
我確定我的父親患了阿茲海莫症也就是俗稱的老人痴呆症(一個人的記憶會漸漸的被奪去,到最後會影響到日常的生活)
那時我才驚覺記憶或者是回憶是對一個人及相關的人多麼重要的事情

咖哩 提到...

親愛的學長:

祝福你的父親可以健康長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