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三, 12月 29, 2010

感冒兩三事

我上次感冒幾乎好了,還記得我在十二月十九號的文章標題還寫著『潛水治感冒』嗎?當時潛過水後,大概只剩下偶爾來一下的鼻水和咳嗽以外,沒有什麼不舒服的感冒癥狀了,緊接著,我在研究方面的工作有了不小的突破進展,所以我全心全力的在實驗室裡努力打拼,一直到上禮拜日,因為量到了不錯的數據,覺得很值得小小慶祝一番,所以晚上喝了兩瓶啤酒,這份量頂多也就一公升,對於嗜酒的我不過是塞塞牙縫罷了!原本不認為會影響到生活的步調,沒想到當天深夜我就非常的淺眠,而且三點多醒來就睡不著覺了。禮拜一傍晚經過連續的強力噴嚏之後,身體開始有明顯的發燒感,但隔天實驗室有重要的事要忙,我得撐下去,一直到禮拜二的下午,體溫已經燒到快四十度了.....

我禮拜二下午去找邱醫師時,忍不住問他,針灸能不能治感冒?我會這樣問,是因為邱雋彥醫師所施的針灸術實在太強了,我偶爾會發生的兩個症狀『落枕』、『閃到腰』,這症頭如果接受他的針灸術,當場可以好七、八成,注意是當場喔!有一次我閃到腰,走路不能走快,人也站不太直,腰部肌肉緊縮而且疼痛,還是欠著身扶著腰走進診所,我讓邱醫師針灸後就領了藥走出診所大門,發現外頭竟然在下雨,評估一下雨勢,很自然地用百米衝刺的速度跑回家,一進家門我才想起來:『咦~我剛剛不是還閃到腰,怎麼可以用跑的回來?』,幾乎完全復原,只剩下一點點肌肉拉傷的感覺。
所以這次發高燒,我就希望可以用那樣神奇的針灸術獲得快速治療,好讓我立刻回到工作崗位,沒想到,邱醫師告訴我,針灸治療感冒的速度沒有服藥的快,所以我只好乖乖回家服藥、休息,但他還是幫我在後頸椎放血,這是我第一次體驗放血,沒有太多特別的感受,而且一點也不痛,先在後頸的特定穴位上紮四個小孔,裝上小號的拔罐(全新品),透過手壓式幫浦形成輕微的真空將血液吸出,由於我當時處在發高燒的狀態,所以現在不太能說出當時拔罐放血的感受,只知道不會痛,下次如果落枕或是閃到腰,再來體驗看看吧!

這次的主藥是柴胡桂枝湯、瀉白散。

柴胡桂枝湯是我每次感冒都會服用的藥,對我這種胃火旺的人,是兼顧護胃又可以解表散風寒去熱的一計良方。後者瀉白散,主要是用來護肺解熱,因為上一次感冒之後,我的咳嗽問題一直沒有完全根治,而且這兩次感冒都沒有喉嚨發炎,但是痰液濃稠,故肺部一直處於不健康的狀態,這次的退燒(解熱)同時以等量的瀉白散兼顧了這一點。

邱醫師指示每兩個小時服用一包藥,我吃到第四包藥雖然沒有退燒但整個人已經感覺好多了,而且很詭異的是,我覺得已經沒什麼問題了,可是耳溫槍量到的體溫一直都在三十八到三十九之間徘徊,這可能印證了我求好心切之下,邱醫師提醒:『中醫不主張快速的退燒,發燒是幫助身體抵抗外界病毒........』,老婆在這個時候有提醒我,要不要服用西藥的退燒藥,但是被我拒絕了,人處在三十九度這樣的高燒其實也沒什麼大礙,而且我自己感覺很好,就在之後入睡的睡夢中退燒了,一直等到我醒來,發現自己覺得棉被蓋得有點熱,我就知道自己已經退燒了,因為我感冒發高燒時只會畏寒,就算穿羽絨衣曬大太陽都還是覺得冷,後來用耳溫槍量了幾次都是三十六到三十七度之間,今天一整天就好像什麼事情也沒發生過似的(但已經恢復成每六小時才吃一包藥的正常劑量)。

10 則留言:

喔布咕蛙 提到...

哈,才知道原來你愛喝哦!

咖哩 提到...

Dear喔布咕蛙:

我非常非常愛喝酒,但只喜歡紅酒、啤酒、香檳,

如果我喝威士忌或是高粱,那只是因為我想用最快的速度醉坍。

between11 提到...

酒精濃度高的酒,可以省錢。而且可以較快速看出一個人的酒品。

咖哩 提到...

Dear between11:

還好我都是一個人喝酒。

匿名 提到...

原來你是因為喝酒的關係,初初喝酒會覺得身體熱,但是等酒慢慢退之後,就會有惡寒感,如果你又睡著了,風邪就容易侵犯個體,加上你又忙又累,無怪乎柿子挑軟的吃,所以就發燒了.
我跟我的老師學喝酒,所以我都是喝高梁.

咖哩 提到...

親愛的邱醫師:

高粱我還算可以接受(威士忌最不能接受,即便是超過三十年的珍品,還是覺得很難喝~慘),真是很慶幸能遇到你,使我這些日子來,生活順利很多。

IVES 提到...

我最近也是被感冒困擾很久, 己經變成急性鼻竇炎了, 鼻竇炎的狀況也持續了3個多星期, 咳嘋濃痰及黃鼻涕不止, 半夜還會在接近鼻咽的地方會很刺痛, 現在不斷的吃耳鼻喉科的葯(醫生告誡要持續吃), 症狀是有改善但一直無法痊癒, 可能是因為天氣一直在冷吧(我認為我適合生活在熱帶)!!
  我聽過另一個說法,身體很累時會累的沒有力氣生病,等到稍微回復時就生病了,哈哈很吊詭

咖哩 提到...

Dear Ives:

希望你早日康復,也推薦你有機會可以試試看給中醫看診,或許會有不錯的效果。

匿名 提到...

您好
我被腸胃問題和慢性鼻竇炎困擾五年
不管是滋陰的還是燥濕健脾的
或是處理含寒熱往來的我都吃過了
導致不但無法工作連睡覺或出門都困難
請問可以處理多方面疾病的您比較推薦葉醫師還是邱醫師呢?
(尤其是用藥搭配,因為我症狀多,希望主方可以給腸胃但是單方搭配可以顧到一點鼻子用藥但又不會去傷津耗液的)

咖哩 提到...

親愛的匿名者您好:

我個人的主觀經驗,比較推薦邱醫師。

長期有病就看中醫,我逐漸發現現在中醫有一個缺點,那就是藥量太過保守,而且我認為這是很人看中醫沒有效果的原因之一,現在普遍使用科學中藥,藥效強度已經與過去不同(不確定更強還是更弱),科學中藥該開幾公克,這不是老祖先的智慧,這是自從有科學中藥之後開始累積出來的一點經驗數值。
而目前的用量,我認為太過保守,所以可以和醫師商量一下,斟酌體質與病症程度,酌量增加用量。
另外,鼻炎確實經常和腸胃有關連性,我認為你先集中火力將病根醫治好,假如鼻炎是因腸胃問題引起,那麼腸胃問題治好,鼻炎自然就消失了。
原本用量就可能太過保守,若再分散部分火力給鼻炎,那麼治療強度就更不足了。

祝福你身體健康如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