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 9月 15, 2012

博士創傷後壓力症候群


剛剛離去的這場夏季,是人生中非常特別的一個季節。究竟有多特別呢?未來的幾十年裡,我想除了被公司炒魷魚,或者公司被我開除,除此兩者特例以外,大概不會再有這種長達兩個月的假期了。
說來也沒做什麼特別的事情,就是盡情的看電影,盡情的潛水,最後再安排十來天出國度假。對著已經消失的學生身份,當然沒有任何不捨,但對於種種既有習慣的闊別,心理面確實曾發出很多次:『就這樣?就這樣結束了嗎?』的感嘆。
寫信跟老師提要畢業,得到正面的回應..........就這樣?
確定口試日期,老師在上頭簽了名..........就這樣?
博士論文初稿完成..........就這樣?
最艱困的學位口試順利結束..........就這樣?
拿到畢業證書..........就這樣?
在實驗室打包個人物品,看著那只有點重的紙箱.......就這樣?

就在今年的某一次潛水,我剛剛回到灣內後,在水面上回頭望向灣口,覺得一切都很好,太陽、藍天、大海、波浪還有我,回眸一望的瞬間,一切都安在最恰好的位置上,拿起GoPro就這樣隨意拍了一張相片。就在我繼續往岸上前進的回程路上,夏季也就在我身後漸漸步入尾聲,就這樣,這樣就結束了,四季週而復始,但永遠不會有兩個完全相同的夏季,過去了、失去了、離開了,就真是這樣一去不返了,明年再遇到的夏季,也是不同了。

但,也不是那麼地全然失去,這段博士學位攻讀的經歷,好像讓我患了創傷後壓力症候群(PTSD)!就在我休養的假期間,曾經做過好幾次惡夢,我夢到博士學位被追回,某個口試委員突然表示有疑慮,必須撤銷我的學位,這個夢的下半場就會接上另一個詭異的海洋夢,莫名其妙地豆腐岬的海水竟然乾了,那塊熟悉的海底地形,每一塊石頭每一區地形的跌宕起伏,都是那麼熟悉,卻突然像一片乾燥的陸地顯示在我面前,不再美麗了。有很多次,半夜兩點多突然驚醒,甚至盜了一身汗,寂靜的夜間,我看著牆上的時鐘,感嘆著:兩點多,是出發去實驗室啟動長晶程序的時間呀!通常,我得起身喝杯水,讀幾頁小說,轉化一下心境才能繼續入睡。
在過去的這些經歷中,我得到了一些訓練,不說枝微末節的技術和知識,在心性上,我確實成功轉變成另一種狀態。但就如所有的訓練,都是在進行某種程度的破壞和重建,我也得到了好幾道傷口。以自由潛水進入海裡,對我,是一種安慰。繼續年復一年的潛下去吧!

4 則留言:

匿名 提到...

去年的此時,我也感到有些膽怯,也有,就這樣結束了的徬徨,但,後來發現,路,始終是寬廣遼闊的,因為,你會繼續決定怎麼走!

黃珈擇 提到...

是!我早已決定。

Fonchi Wu 提到...

這些經驗應該對你即將面對的園區壓力症候群的適應有相當的幫助。

黃珈擇 提到...

Dear Fonchi

你說的一點沒錯,我相信這是為什麼,這個文憑在園區裡很好找工作的根本原因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