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四, 12月 27, 2012

陽光六中

我最後一次從成功嶺下來了!

上次有跟大家提過,我們第六中隊的弟兄,做事情很認份,不過那只是我的初步觀察。後來我又進入成功嶺十來天,每天朝夕相處和這群人在一起,吃喝拉撒睡都在一起,我們的歡樂一天比一天多!有時候,真的自覺得我們這群人經到歡樂到了有點誇張的地步了。有一天晚上,我們被幹部叫去,要我們捲起褲管刷大餐廳的地板,由於那座可以容納數百人的餐廳實在太大了(雖然那樣的尺度在成功嶺不算什麼),所以是好幾個中隊都調派部分人力進行刷洗的工作。
這種工作說來實在有點『』,所以別隊的役男都面無表情的默默刷洗,或是呈現暫時放空的狀態完全聽從幹部指揮(or擺佈),穿著綠色背心的第六中隊員顯得有點反常,我們居然用著一種很Hi的情緒在做這件工作!從一剛開始的桌椅移動,大家的情緒就進入了一點就笑的狀態,因為我們彼此之間有很多『默契梗』,別人實在不知道我們在笑什麼,但我們就是很Hi,很起勁的做著手邊的工作,最後收工時,我的手腳都不太酸,倒是臉皮下的笑容肌累積了大量乳酸。
我們的默契梗真的只有我們自己懂:『育威!』光是有人出奇不意喊這兩個字,我們就會笑了。或者,有個模仿神人,冷不防的發出中隊長的聲音(逼真到嚇人),我們也會開心的大笑。

我們實在是一支很愛開懷大笑的隊伍!

在成功嶺的生活從頭到尾都很緊湊,有時候部分的人被叫去出公差,可能沒時間整理自己的內務,內務說來很雜,但沒做好就會被幹部扣分,我們中隊隱隱之中有一種很窩心的習慣,大家不太會說出來,但就是會主動去幫隔壁床的人處理內務問題,有時候是幫忙捏豆腐角(棉被要折得像豆腐),或是幫忙掛上蚊帳。我覺得這種小動作是一種團結,大家不是把自己當做個體,而是想要讓整個團隊都更好。
後來,我們上了很有趣的成長營,一個中隊隨機被拆分成好幾個小組,我當然也和一些原本比較不那麼熟絡的隊員一組,當教官分派任務下來給我們時,我們可以在不需要指派領導的情況下,互相協調出解決方案,我沒見到有誰固執的堅持自己的意見,其中一個關卡因為很快想出解決辦法,還讓教官感到驚訝!連問我們怎麼可以那麼快想出辦法(開玩笑~我們整群都是RD耶!)

我在上一篇文章中大膽的說,我在成功嶺上看到國家的希望,又經過十來天的觀察,我真的深深覺得,我們的未來不會太壞!因為,第六中隊還只是這一梯次裡人數最少的研發替代役中隊,假如所有的年輕人都像我眼前這群,我對於我們國家的未來真的是找不到悲觀的理由,這群不只是聰明而且還具有高度團隊精神的年輕人,一定可以接得住上一個世代交下的棒子,並且重新撐起一片天!

這次的成功嶺受訓,我真的很開心,雖然我承認自己是急著想離開成功嶺這X地方。如果要我做一個簡單的總結,我會說研發替代役的訓練課程,讓我在一個普通的體制下,和不怎麼樣的空間地理上,遇見一群很棒的人,並且,我們互相扶持提攜,讓這段日子裡的所有事情都充滿正面能量!

成功嶺唯一讓我著迷的是天空,一天之中的任何時候,總是可以構成一幅讓我著迷的藝術畫作,有一次我們躺在水泥地上做仰臥起坐,當時剛好是夕陽,美麗的火燒雲輕輕點綴在藍天下,一躺下去真的不想坐起來了(不是因為腹肌已經太酸了),當我驚嘆著和躺在隔壁的隊員分享時,才發現他也早已陶醉其中。
就在即將離開的前的一個晚上,我們大家坐在幾乎完美的一輪明月下,獵戶座剛剛升起,大家一起唱著東南苦行山,有一種輕輕的感動烙印在我心底。

來自中原一群伙伴,結盧東南山。
塵緣難盡默對寒窗,龍珠合十在胸膛。
秉承千年卓絕意志,潛修東南山。
寧靜致遠風雨聲響,不絕如縷持香案。
香火在雨中燒幾十個暑和寒,血脈相連一方苦行山。
龍珠九轉十二金光,返指五嶽和三江。


2 則留言:

冠彰 提到...

那天掃餐廳的公差真的太歡樂了XDDD
我是冠彰

黃珈擇 提到...

別隊應該一頭霧水,不知道我們在爽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