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四, 2月 28, 2013

關於我的那把刀

研究生的刀就是他的個人電腦,如果這台電腦是隨身攜帶的,那麼用刀來形容這類筆記型電腦還蠻貼切的。當我們辛苦做了實驗,獲得了龐大的數據,接下來就是馬不停蹄的對數據做運算和分析,即使是那組數據第一時間看起來真的很爛,簡直毫無意義,還是得認真的從這片垃圾中汲取有用的訊息。
數據整理得差不多,又在同一部電腦上寫成了學術論文,投稿前要和指導教授奮戰,說服教授這是值得發表的!(即使第一時間看起來真的很爛)
初步說服教授後,文章投稿了,投稿後還要和期刊審查委員「戰鬥」。所有腦中所學的知識,所累積的經驗和直覺,幾乎都要透過筆電這項工具付諸實行,這和一名劍客,透過隨身佩帶的刀或劍發揮自己的武術功力很類似。
筆電和真正的刀劍一樣,她們在某種時間尺度和使用量的累積下,都是一種耗材!刀劍一旦上戰場與敵人互相劈砍難免留下缺角,我的筆電除了每天使用以外,還累積數年的摩托車震動,高溫鍛練,小缺角就是其中幾個鍵盤字體完全磨掉了,大缺角就是電源供應器換了三個,硬碟換了一顆。

這回,她是真的走了,鞠躬盡瘁,非常感激她沒有在去年我趕博士論文的時候出狀況。當我孤獨地在實驗室徹夜未眠,有她,一個人喝酒時也常常在她面前,開心或是哭著寫部落格文時也是透過她,她是過去這五年多來,我博士生涯最緊密的夥伴,感謝她陪我走了這麼一段,她將重新踏上物質的拆解與重構過程,幻化消失再以全新的面貌進入面對這個世界,而我,也有自己的路要繼續走下去。

HP B1232TU

DEC. 2007 ~ FEB. 2013


1 則留言:

李科彥 提到...

R.I.P HP 安心上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