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五, 9月 13, 2013

月子阿姨

我老婆的月子做到今天結束,月子期間,為了能讓她好好做月子,我請了一位阿姨來家裡幫忙,其實她有一個職業稱呼叫做 月子阿姨,不過因為她來我家後,所勝任的工作不單只是月子相關的事,在我看來她比較像管家,所以我覺得該稱呼她管家比較恰當。
通常我六點出頭就出門了,晚上我回到家後,她已經下班,所以唯一會和她碰到面的機會就是周末假日。我曾經和她有過幾次談話,印象非常深刻,雖然她的工作比較偏向勞動,但她的談吐文雅像是念過不少書的人,我沒有問過她私人問題,倒是她曾經提起在父親果園工作的回憶。
她的父母現就葬在那片果園裡,除了清明祭祖會回去,平時面積數甲的果園早已荒廢多年,這樣講不好,那不是荒廢,也許荒但並不廢,後代無力照顧那片果樹,任其自然生長。多年後的現在,想必已經是許多野生動物覓食的領地,像是很懂得摘果子吃的台灣獼猴,可能已經佔據整個山頭。她曾經在餐桌上,與我侃侃而談那片美好的地,位址荒涼,通往那片地的產業道路非常窄小,現在只能容許機車通行。她還年輕時,經常在那片果園裡幫父親的忙,她告訴我,她在那邊見過一對白蛇,純白的,陽光照射下白得刺眼的那種,雖然她曾經爬到樹上為了摘芭辣吃而被蛇嚇過,但她並不懼怕那對白蛇,只是悄悄繞道不去打擾她們。她還告訴我,在那裡見到穿山甲之類的野生動物一點也不稀奇,他們彼此不互相打擾。
那是多好的一片地呀!
曾經,她還告訴我,她在那片園裡見過野生的狐狸,狐狸是一種情感上特別的動物,大概源自於格林童話,一聽到狐狸,很容易把任何一個對童年所聽的睡前故事還有所記憶的人,喚醒其內心中的一種情愫。其實,台灣應該是沒有狐狸的,但經她這麼一說,我就相信了,台灣的山區是有狐狸的,至少曾經在那片美好的山裡,一定有這種動物存在著,也許只是很稀少。
孩子出生第二十四天,習俗上,要找一塊石頭和孩子一起沐浴,那顆石頭就象徵著他的膽子。那天早晨,她遲到了,趕到後,她揣出一顆圓鼓鼓、沉甸甸的石頭,那是她趕一早去頭前溪床上所挑的石頭,非常厚實的一種人與人之間的情感,那顆石頭我收藏著,透過她,我就相信了,那是我兒子的膽子,至少那是一位老婦人趕著一早,在晨曦中,步履闌珊顛簸踏行,從廣闊的頭前溪床上,萬中選一所挑得的一塊圓石,那是對我即將滿月的兒子,最誠心的祝福。

3 則留言:

nemo 提到...

很溫馨的互動。恭喜你再次當爸爸。身體請多保重。

黃珈擇 提到...

謝謝你,我身體沒什麼問題呀~哈哈

karen huang 提到...

您好 我住板橋 能否和您索取替您們服務的月子阿姨的聯絡資訊?感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