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 5月 24, 2014

屋頂上的女人


周末假日,或是平日下班後,有時我在屋頂一待就是好幾個小時,犧牲掉陪家人的時間,由於上屋頂得另外架鋁梯上去,所以妻子對於我究竟在屋頂搞什麼鬼,她並不是很清楚。假如有一天,我妻子質疑我在屋頂上其實養了一個女人,那麼我對於這樣推論性的指控是可以理解的。
據說美國人的房子都很大間,也都有自己的車庫,所以許多成功人士的創業都是從車庫開始,相對比之下,我的故事也差不多,只不過我是從屋頂開始,因為我最主要的創業本錢,是來自大自然的陽光,雨水和流通的空氣。其實做樹苗培育,不需要這麼忙,真的要投入的時間並不多,但是一般性的做法,只能得到一般性的結果,而我做事情寧可因大膽嘗試而落得一敗塗地,也不願意接受一般性的成功。這批品種稀有的柏樹,接受我許許多多的實驗和測試,日照量營養劑濃度肥料量甚至是盆子不同的排列方式,都是我的實驗變數。讓柏樹從米粒大小的種子開始發芽,接著快速地以一個月長高十公分,還要能硬挺著脖子,這裡頭確實是有些know-how,殺去我很多時間,但很有趣。
隨著節氣的推移,這批樹苗也得開始跟著移動,今天從屋頂扛了上百棵苗下來大露臺,坐在鋁梯的頂端吹著風休息時,看見腳下這批健康的樹苗,突然有些感動,當初他們來到我手中時,都還只是米粒大小的小種子,吹口氣就飛走的那樣微小,如今長成百倍甚至千倍的體積,以後他們之中有許多會比我的壽命更長,也許是荒郊野嶺的某一棵造林樹,也許是某人庭院裡的一棵傳家主樹,他們會以巨大雄偉的美麗姿態,頂天立地的站在人間,在他們漫長的生命中,雖然我只是起初一個很短瞬的存在,但那樣長久的生命,是從我手中開始!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