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一, 10月 27, 2014

回到原點

顧不得明天要上班,我還是得喝點酒壓壓驚,然後我才能冷靜下來思考怎麼去應對。


地主要將田地收回去了。


將近兩百棵的一米高果樹苗與藏柏樹苗,近兩百棵的玉米,五十把韭菜,七十把青蔥,十來把芹菜,一堆地瓜葉,土裡還埋著數不盡正準備過冬的花生,地瓜,馬鈴薯,七叢成熟的香茅,兩株迷迭香,薄荷,兩棵已經高達一人高的矮種木瓜(他媽的,我差點成功吃到自己種的木瓜),數棵爬藤中的百香果,十來棵的成熟草莓,倆棵樹冠漂亮的九芎成樹..........


孩子呀! 對不起了,我只能帶走你們其中的一些,如果我能夠在一個月內順利找到另一塊田地。
其實我帶不走的是一整年養土的成果,完全不使用除草劑,雜草養長了就砍下來原地堆疊,這一年來持續補充這塊土地中土壤的有機質,這是真正辛苦但眼睛看不到也帶不走的成果。孩子呀!對不起,我只能將你留下。


我的行事曆上還寫著星期三早上田間澆水,每周有三天,我要在四點多起床,五點抵達田地,先摸黑灌溉樹苗,一百多棵樹苗澆完水後,天漸漸亮了,開始澆灌菜苗。當我醒來還躺在床上時,常常會有輕微的懶意,想多躺一會兒,但片刻不能耽擱,我總會在精確的時間點上起身,帶上割草刀和手套就出門。站在田地中央的那個孤單的我,在一整天中,這是我唯一不受打擾的片刻,清晨涼涼的微風徐徐,抬頭望著正亮起來的天空,我覺得很快樂,每次都捨不得離開這片田地。

這片田是我生活的支柱,她讓我覺得,我的生活是有意義的,我可以在這裡付出我的堅持,即便這樣低效率且辛苦的農法引來眾人訕笑,但我可以在這塊範圍裡堅持著,我知道這是對的,而且我打算繼續這麼做,我不在乎其他人怎麼看。

1 則留言:

Bubblesoap 提到...

總會有些東西留下的,回憶、經驗、感想、農友,有天意外地回到人生的軌跡裡,那種再重逢是甜的,肩膀的熱度還是和當年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