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 9月 13, 2015

巨大的餓

原是熟睡入夢的深夜,我剛從露台走回書房,落地窗隔著一條深夜涼風可以趁入的縫隙。
這本該是正熟睡的深夜,而我還清醒著。躺在椅上,怔怔地對著一盞孤燈出神,良久,起身在書櫃前取下一本名為 我的靈魂感到巨大的餓 的書,開始閱讀,直到我真正進入夢裡。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