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 6月 26, 2016

痕跡



假如我是森林底層的一隻螻蟻,那麼當然的,頹倒腐朽的枯木,柔軟的枯葉堆,披上厚厚一層青苔的岩石,都是我最頻繁接觸的環境。
我喜歡看著披覆完整青苔的岩石,坐在一旁,靜靜凝望,一片完整沒有人為痕跡的綠。這些最底層的植物,已經低到不能再低,他們只需要非常稀薄的養分,微弱的陽光,潮濕的環境就能穩定存活,世世代代的活在一座岩石的表面。
細緻而完整的綠色表面,是一種保證「至少在這座岩石上寧靜是存在的」,已經非常久的時間沒有人甚至沒有動物來踏觸過。當我坐在一旁,凝望著這片綠,我的心裡是踏實的,那代表我所追求的寧靜是真正存在這個世界上的,我知道世上有這樣的角落,她安安靜靜地度過一年又一年的春去秋返,唯一的騷動僅只是某年秋季的幾片落葉恰好落在她的表面。

我一生追求的,那個最終我想去的所在,就是成為一座覆滿完整無痕青苔的岩石,靜靜座落於森林底層的某個角落,寧靜地度過一年又一年的春去秋返。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