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 6月 05, 2016

遇見


從登山口進來後,走了四個小時順利登上稜線,涼風徐徐但起了薄霧,在毫無展望下,一時誤判了自己的位置,我離開了主要路線進入無人跡的森林裡,數度跪在地上觀察森林底層厚厚的枯葉堆與雜草的型態,想從微弱的訊號裡判斷人類的足跡,這只是一條冷門路線,不應該乾淨到沒有人的活動痕跡。就這樣在不見天日的陌生森林裡折騰了好一會兒,觀察自己的軌跡紀錄並確認GPS訊號與地形圖是正確的,唯一出錯的是我剛剛的判斷,決定放棄再前進的念頭,循著較可能的方式切回主路線,三、四十分鐘寶貴的時間就這樣沒了。


認真的走一趟,就不會有白走的路。

在找路的過程中,意外讓我撿到一棵小巨木,大約要四個大人張開手臂才能環抱。在不知名的林間遇見這樣的大樹,你會覺得你遇見一個也同你有一樣甚至具有更深度思維的生命。也許曾經發生過雷擊,樹的半邊是非常平整的平面,下方基部就是一塊沒有雜草的平坦地,我放下背包,雙腿打開坐在她的腳邊,背靠著巨木的平面,我得休息補充電解質,讓剛剛抽筋的腿部肌肉放鬆,接下來必須專注,才能走出這片林子。背抵靠著巨木,我不禁莞然一笑,在靜默的林子裡笑出聲來,這趟路太值得了,竟讓我與你相遇,你孤寂地站在這裡千百年,能與你相遇的人類寥寥可數,山裡的神靈選擇我來與你相遇,我珍惜這樣的安排,日後我定會再回來見你,獨自一人。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