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三, 11月 30, 2016

純真的誠實

昨天晚上,兒子月考前一晚,我花了至少二十分鐘告訴他考卷不會寫也不要留白的基本考試技巧,就是想不出來,交卷前最後一刻寧可亂猜一個答案,也不可留白。

『不會寫就空白,一直是他的考試習慣。』

兒子很難接受這個觀念,他很堅持:「可是,我就是不會寫呀!為什麼要亂猜?不會就不會呀!」

我試著向他說明,考試有一個性質是在競爭分數高低,而不單純地測試你學會多少。二十分鐘後,他似乎被我說服了。
今天下班一回到家,他就很很興奮的告訴我,有一題數學填空他實在不會寫,後來交卷前猜了一個答案。
小孩照我的意思做了,但坦白說,我心頭上的複雜滋味並不是開心。儘管,猜測也是一種推理的技巧之一,儘管我可以找到其他理由去正當化這個行為「考試寫不出來,就猜,至少有可能拼到一點分數」。

孩子,我很抱歉,我必須教你這麼做,面對你的質疑,其實有一份很根本很純真的誠實,我是無法反駁你的。昨晚,我花了二十分鐘的時間,謀殺了你的那一份純真的誠實。只因為,我私以為這樣對你未來的路,會有更多的幫助。

孩子,我感到很抱歉。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