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 2月 28, 2017

北鳶 朱雀

第一次讀葛亮的作品,大約是六年前的事了。和當時的一位朋友,相約指定了一本書,一起閱讀,一起分享感受。我們選的正是葛亮的短篇小說集 戲年。
後來和朋友斷了音訊,從此似乎有意無意的不再讀葛亮。同樣也是沒什麼理由地,也許是心底某個糾結釋懷了吧!近日,連讀了兩部葛亮的長篇小說 朱雀 與 北鳶。
葛亮的這兩部作品,嚴守小說創作規則:曾出現的槍,就必定在某個段落擊發。
即使是配角人物,都能恰如其分的和故事相扣而有了靈魂。小說裡的人物如此相遇,不曉得真實人生中的人物,是不是也能再多年後,大家都能有個安身心寧之處,如小說般。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