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 5月 15, 2007

回憶中央




今天有一個科目舉行期末考,老師允許我們每個人帶一張A4紙,並寫上任何你想帶進考場的東西。我一向很討厭這種措施,要麼就搞真的來個『開書考』(Open Book)不然就帶隻筆和腦袋即可。昨天晚上心不甘情不願的從一個塑膠袋中抽出一張A4,這一抽勾起了我無盡的回憶,這包紙是我在大一剛成為大學新鮮人時在女生宿舍隔壁的福利社買的,當時為了寫作業所以買了一包A4,沒想到這包紙從大一用到現在博士班一年級,由此可見我多麼的討厭寫作業,也充分的顯示出我是多麼的不在乎作業分數。現在回想起來除了大一上學期,其餘的大學生涯我真的是隨興到了極點,我的生活作息比起一般大學生而言算是很規律正常了但是講到上課和交作業就完全是另一回事,前往上課的途中,經過某一片草皮邊的長椅時,我很有可能會突然萌生不如花兩個小時坐在這長椅上的念頭,有時候人已經坐在教室裡等待上課了,看著外頭風和日麗下的湖景,一時興致來會起身就離開教室前往湖畔的碼頭上曬曬太陽,上課上到接近用餐時間,突然感到肚子餓了,東西收一收當著全班和老師的面就去吃飯了。
很少有人讓我覺得他們講的話值得我犧牲這些美好的事物。
好在中央大學物理系的老師也都很有自己的風格,大部分的老師一點也不在乎學生要不要來上課,中途離席也不會過問,真正的老師就該像這樣。而且絕大部分的老師都很願意坐下來和學生聊聊天,也許各位還是覺得我這種學生的作風太過誇張,但我印象很深刻,有一個天氣很好的禮拜五,老師正要開始上課時看了看窗外,讚嘆今天天氣真好,當下就決定帶全班到湖邊的樹林裡上課,大家在樹林裡找塊大石頭就坐了下來,老師不用黑板一樣講得很好,我到現在都還記得那堂課談的是偏振光。你也許覺得這種事情在文學院應該也經常發生,但接下來講的一件事情一定沒人體驗過。有一次大家前一天晚上幾乎個個都熬夜,每個人一大早就坐在教室裡啃書,因為等一下上課就要期考了,上課鐘響,老師和助教按慣例走了進來,這時老師宣佈:期考順延到下禮拜,現在請大家移動到樓下門口,門口有遊覽車要帶大家到台北聽楊振寧演講。大夥全愣住了!竟然從期中考變遠足,情緒上的波動之大,如果不是親身經歷實在難以用言語形容。上面講的兩個小故事不是同一個老師喔!由此可見我這樣隨興的風格和我的老師們有很大的關係。但我還是不能接受被人家講『混』,中央大學物理系的研究成果不說最好也算國內屬一屬二,像是高能或是凝態物理絕對是頂尖!而我自己在中央大學那幾年所學到的東西,直到今天我都覺得受用無窮,也很慶幸能夠接受這一群優秀的老師薰陶,使得今天的我總是有些與眾不同!

3 則留言:

賈卡拜.王 提到...

阿 好不容易 我退伍拉
你說的這兩堂課我都在
的確 中央是個好地方
要常回來

咖哩 提到...
作者已經移除這則留言。
咖哩 提到...

學長:
很高興你還記得我的部落格,很久沒看到你了!有機會MSN上面聊喔~

咖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