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 1月 27, 2013

凝視

豆腐岬海域一直都有一群梭魚,我對她們沒有研究,不確定是不是每次都看到同一群,或是每年看到的都是新的一群,總之,我一年四季都看得到她們,差別只在於魚群規模的大小而已。種類上,超過九成都是黃尾金梭魚,體型小,大約只有三十到四十公分的體長,性情比較溫馴,極少數機會碰上凶悍的巴拉金梭魚,體長往往大上一倍,他們通常和我保持距離,偶爾才會打照面,但都是一瞬間就溜走了。

今天一點也不意外地遇見黃尾金梭魚,起初幾次下潛,我還有點興趣觀察她們,心裡向她們說:嘿,好久不見。
隨著我下潛的次數多了,她們逐漸習慣我,與我的距離越來越近,但我的精神已經開始專心,進入某種外人看來枯燥無味的潛水狀態,下潛後在足夠深的海底,攀住礁石,輕輕閉上雙目,身軀靜止,意識專注地守在一種安靜的狀態,寧靜地讓終年迴盪在海底的聲音,毫無阻力的穿透身軀,在這個過程中,那群金梭魚依然環繞著我。

有一回,當我緩緩睜開眼睛後, 黃尾金梭魚群中竟然有一隻另類的『巴拉金梭魚』與我正面相對,起初幾秒我還不太確定,直到她以之字型軌跡朝我游來,清楚地向我展示了她黑色的尾鰭,雖然她看起來應該還不超過六十公分,距離成魚將近兩公尺的體長還差得遠,但她尖銳的牙齒已經威風地從唇縫間裸露出來。這是千載難逢的相遇,我的心神被海族中的狼給震攝住了,除了面鏡下為了眼球保濕的眨眼動作,我像一座雕像保持完全的靜止,最後她一直逼近到我的面前,距離我大約一個手臂長,就在這樣的近距離下,在我眼前左右巡游。在人類面前表現這種勇氣,說來實在有點愚蠢,但從一群和平的黃尾金梭魚中這樣向我走來,那股凌人的氣勢強烈得令我感到敬畏。

備註:文章中忘了報告海況,今天海水溫度二十一度,能見度最好的區域竟有七至八米,灣外平均浪高至少一米五。照片也是夏天拍攝的,相片中全部都是黃尾金梭魚。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