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 2月 23, 2013

暮鼓晨鐘


每天清晨五點,窗外渺遠之處,總會準時的傳來一陣節奏嚴肅緩和的鐘鼓聲。直到我寫這篇部落格文的當下,我依然還沒弄清楚,是不是附近的文昌廟所傳來的。最近放假,剛好傍晚時間待在家裡,發現傍晚五點也會傳來一樣的鐘鼓聲,想必是早、晚五點的規律報時。

現代人通常有睡眠障礙,我也不例外,不過,我的睡眠障礙不是失眠而是早醒。即便是不用上班無所事事的假日,我也很難睡超過七點,我得使勁才能在床上賴超過六點,通常我是五點到五點半之間自動醒來。最近,為了每天早晨能聽到這段鐘鼓聲,我稍稍調整了作息,讓自己能在接近五點時醒來,當意識仍迷迷濛濛之際,鼻息之間對冷空氣的流動逐漸感知冰涼,有一段莊重的鐘鼓聲,是很令人陶醉的。
來到新竹後,已經被問過無數次,還習不習慣?就連我過年陪老婆回娘家,不太常和我有情感對話的岳父,在餐桌上都冷不防地關心了一句:『工作還習慣嗎?』我很能適應,因為公司的同事對我很好,工作環境很棒,芎林的左鄰右舍親切熱情。新竹這邊天氣還不錯,很少下雨,舒舒服服的,我必須承認自己是個很幸福的人。但,真正的習慣,對我的身體而言,是一段還在進行中的過程,為什麼我會知道,因為我一直到最近這一個月才慢慢恢復穩定早醒的『能力』(我不稱呼為症狀),剛來新竹時,我的早醒很不規律,甚至有六點出頭才醒來的『賴床』現象。

生活中有一種很隱性的節奏,如果沒掌握好,做起事情來就會特別費勁,生活中或工作上,任合一個事件,都很難不加思索地貼上輕重緩急的標籤,結果變成每一件大小事情都是令人緊繃的壓力負擔,更恐怖的是,我們還並不覺得是壓力,覺得只是還好吧!身體在無形中,已經比我們所感知的還要更疲倦了。
一直到最近這一陣子,我才聽見每天清晨五點的鐘鼓聲,那是一段節奏嚴肅而和緩的樂音,他傳來的並不只是敲擊,同時遞上了生活的節奏。讓我明白自己在忙碌的生活中,也開始覓得了清淨的本心。
很多看似不同的事物,有相同的道理,文章寫到這裡才豁然開朗。初學自由潛水的人,如果來和我分享心得,我很喜歡問他們一個問題,從他們對這個問題的回答,我就知道他們在海底閉氣時,究竟有沒有進入基本的靜心狀態。

我問:『你告訴我,上次潛水的時候,你聽見什麼聲音?』

最離譜的答案就是,『海底很安靜,沒什麼聲音』,自覺程度比較強的,這時候才會猛然驚覺,竟然一點聲音都沒聽見。海底是寧靜的,但並非安靜無聲,相反地,如果你安靜下來就不難察覺,海底的聲音非常多樣而特殊。若你處在一種紛亂的狀態下,就很有可能什麼都沒聽見。在我們周身的環境中,總存在著一種節奏,找到它,才是通往寧靜的起點。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