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 5月 26, 2013

屬於


這趟潛水很有可能是,自從我開始接觸自由潛水以來,間隔最久的一次下水。
星期六早晨,我站在無人的沙灘上望向遠方漸漸散開的陰霾烏雲,對著一塊開展中的藍天,心底發出一聲嘆語:啊~豆腐岬呀,我回來了。
天氣由前一晚的傾盆大雨,轉為晴日,下了水後首先遇到的是成批的水母,有幾個水流打轉的區域聚集了高密度的水母群,每公尺立方裡聚集了超過百隻的水母,九成五以上的水母很幼小,體積只有手指頭寬,奮力地在海水中匍匐前進,遇見最美的是排球大小的紫色水母,許多吻仔魚繞著水母的頭部打轉。去年夏天,豆腐岬的水母密度平均上比往年低,希望今年夏天能夠大出,她們是保護豆腐岬珊瑚區的守護者,有她們在可以減少觀光客來到珊瑚區踐踏珊瑚。

今天,我的潛點離夢幻之牆只有不到五十米的距離,能見度有五米,前一晚還下著大雨,能有這樣的海況對我而言已經是很幸運的事了。在某一次趴在中間深度的消波塊時,我望見下方的沙底上有一群烏魚嬉戲,她們就像是一群在乾涸的沙床上洗沙浴的鳥兒,大約有十來尾,都是體型肥碩的烏魚。魚兒成群嬉戲的過程中,偶爾會翻出亮白的肚子,在幽暗的海底構成一道道刀光劍影。我小心翼翼的將身體推出消波塊,以自然的重力往海床方向悄悄下墜,我想加入她們。就在我以自認為夠滑順安靜的滑翔接近時,距離還有兩米遠,她們一哄而散,一個翻身以跪坐的姿勢降落在沙底上,仰頭看著她們在中間水層中重新聚集,並以優美交錯的泳姿在陽光的沐浴下離我遠去。
烏魚周身的鱗片反射著海水中的陽光,在那鱗片的光影下,霎那間,我竟有種警覺,我似乎不那麼屬於這裡了。脫下一只防寒手套,抓起一把在膝蓋附近的沙,那柔軟而綿細的觸感,是熟悉的,從指縫間墜落而出的細沙帶回了掌心中的空虛。

最近,有股自我懷疑持續擴大中,從陸地上一路延燒到了海底。

一位淡出的作家曾經這麼說過: 大自然永遠接納你,無論你是在什麼狀態。

此時此刻,我跪在剛剛烏魚群留下的凌亂沙地上,看著細緻的海沙不斷墜落與飄散,隨海流逐漸暈開。我在懷疑著,那個過去的我,是不是正逐步離我遠去,就像是一哄而散的烏魚,當我還在眩目之際,已經消失在深邃的藍海中。
海裡依然盪著熟悉的響音,我回到了那片柔軟的沙底,卻哀傷地沉浸在一種無法享受的孤單中,那該是原本的我會開心吸食的一種情緒。

2 則留言:

李科彥 提到...

只要你的身分證英文字號是G,那麼你就是永遠屬於這裡。那片海是永恆的,它數十年來如一日,它陪你經過兒時時代,看著妳長大,與你一起度過求學時期,它看著你養兒育女,只是現況必須在異鄉立根,但只要你有空回來,這片海永遠會記得,你的名子叫做黃珈擇。

黃珈擇 提到...

謝謝科彥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