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 6月 01, 2013

禪機

昨天,發現能從臥室的落地窗,見到北斗七星,這是一件很不錯的事,剛剛拿著一杯酒走到書房的陽台,抬頭一望便見北極星,那顆不怎麼亮的星就在樹梢上,在涼風徐徐的夜裡,我越看越覺得那像是一種逗號,一顆人生中的逗號。

我最近經常憶起,一位名叫 葉真的教授,在他過世前幾個月,曾經有一個風大的夜晚,我們站在無人的黃色路燈下,他告訴我,「人生的路是很漫長的,但關鍵轉折點的發生,只有一瞬間,錯過,就是錯過了」當時他正在和病魔奮鬥且漸有起色,至少我沒料到他會走得那麼快。
師生倆,就站在路燈投射下的搖曳松葉光影中,他略帶急迫的將他的半生回顧,好像經常出現在中央大學裡疾馳的風,正催促著他要告訴我什麼。
其實我和 葉真老師一點也不熟,大學期間,我的兩項主要興趣分別是翹課和找老師聊天,精采的聊天清單裡,從來沒有 葉真老師。那天夜裡風很大,是我剛剛碩士班入學口試之後沒幾天的深夜,我正要走去系館做實驗,而老師正好要走出來,就這麼遇上了,他告訴我,我的碩班入學口試表現得很不錯,他和其他幾位口委印象深刻,這種事情有點敏感,點到就好,我不便多問,所以很快的就把話題轉移到未來的生涯規劃。也許是因為兩個人都不趕時間,也或許是上輩子我修了天大的福分,催促著他分享自己人生故事。
每次,我從人生的某一個狀態改變到另一個狀態,當這種不可逆的事情發生後,我總是會想起 葉真老師,老師啊,你的道理是對的,關鍵轉折只發生在一瞬間,每個轉折之後,又是一場看似漫長,一成不變的人生之路。

系上曾經為 葉真老師舉辦紀念告別式,我悄悄的去參加,看著師母和葉真老師的嫡傳學生,我只是站在角落的陌生人,想上前去和他們說些什麼,可是又一時語塞,最終,我依然像個陌生人,夾在散場的人群中離去。

佛家傳道,講究禪機,禪機一到,一點就透。

葉真是我的老師,雖然我們只談過那一晚,但傳授給我的卻是人生核心的道理,窮物致理。那一夜,松葉的影,灑在地上搖曳奔放,周身環繞的風,吹亂著我們的髮,扯動著衣襬,在毫無警覺下,我的禪機來到, 葉真老師的傳授像一只錐子,穿入靈魂。這麼多年後,我站在夜裡的風中,看著遙遠的北極星,依然會回憶起他和那一晚。

1 則留言:

丫米 提到...

人的生命有時就像稍縱即逝的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