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 12月 28, 2014

西濱

老婆一早還沒七點就出門去練鼓,一練就練到晚上六點之後,聽說是日本那一方面的太鼓老師父親自來台灣授課,我實在沒辦法阻止她去,只能硬著頭皮帶家裡的兩個小鬼渡過這個陰雨綿綿的周日。
一早給二位公子塞過早餐後,由不得大兒子還想在NDS上拼馬琍歐卡丁車,非常生疏地為小兒子換過尿布(晚上他用褲子裡露得到處都是的大便,證明我還是不太會換尿布),我將他們綁在汽車後座,油門深踩,痛快地奔馳在西濱快速道路上,你問我要去哪?我大兒子也有問這個問題。
我沒有要去哪呀,只是想去西濱快速道路,我的目的地就只是這一條路。
陰霾的天氣飄著細雨,有些路段可以看見灰撲撲的海,我喜歡西濱,不論是什麼天氣之下,西濱上很少有車,沿途的景色也總有一種很美的荒涼感。我喜歡一個人駕著車行駛在這條路上,仿佛世界末日過後僅剩我一人存活在這世界中。當然,此時綁在後座的兩位公子,已經無聊到呈現昏睡邊緣,車內一片寂靜,良久,我用一種平靜的語調對大兒子說:「哎!前面看得到海耶!」
大兒子慢很多拍,緩緩的:「喔,是嗎?」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