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四, 11月 03, 2016

獵人時代

真正吸引我的小孩往山裡走的,並不是美景,不是山嵐,不是燦陽,不是壯麗。他喜歡的是人和山的故事,例如山中荒煙漫草中遺留下的日治時期遺跡,從僅存的堆疊石塊,想像過去在這裡發生的故事,或是原住民獵人留在山中的蹤跡。頹圮荒廢的獵寮,即使偏離主要山徑,他也總是希望我帶他走近瞧瞧,我們父子望著裡頭崩塌無人整修的木條床,還有一口淺淺的但已乾涸的取水井,我們見到的也許是傳統獵人時代最後的一幅畫面。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