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 12月 24, 2016

竹杯

下山路上,從竹林裡挑一枝幾近完美的竹子,近兩年生但尚未黴垢纏身。
快刀砍下後一部分送入廚房,讓老婆去張羅晚餐的竹筒香菇飯。另外,更完美的部位,就截斷成清酒杯。新鮮的竹子,透著竹子特有的一股淡淡清香,鼻子嗅聞時,腦中能產生一片竹海隨山風緩緩擺盪的畫面。竹味與清酒揉合,造就完美的午後時光。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