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 12月 18, 2016

弟弟

在臉書上,很少談到小兒子。我承認我的關注力幾乎都放在大兒子身上,因為小兒子的成長過程中,沒有專注力不足的疑慮,沒有語言發展遲緩的訊號,小兒子就是一個開朗精明的活潑娃兒,相對來說令我放心很多。
兩兄弟已經養成九點一到,準時上床睡覺的習慣。各自蓋好兩兄弟的棉被後,撫摸一下額頭道聲晚安,熄燈,房門一關,我總以為小朋友都一樣,十分鐘就入眠了,至少大兒子一向如此。
直到最近,我才發現小兒子往往遲了一個多小時才入睡,十點多我悄悄進入房裡,用手機螢幕的微光照探,小兒子還睜著靈動的一雙大眼在黑暗中靜靜躺著,被逮到還沒睡著,他對我微微一笑,我以指腹輕輕撫摸他稚嫩的臉頰:「哦,弟弟還沒睡著呀,快睡囉。」
我也是那種躺下與真正入眠,有段差距的人。總有些思慮會在這安靜的時刻持續反芻,直到實在夜深了,不得已才入睡。
今晚,我躺在床上,想著小兒子。當他夜復一夜獨自一人躺在小床上,伴隨著他大哥早已沉睡的深緩呼吸聲,他的小腦袋瓜裡究竟想著什麼?小劇場裡上映著多少場景?直到夜深了,空氣涼了,父親躡手躡腳來到床邊,溫柔地以指腹輕騷臉頰,聲聲呼喚中才緩緩入眠。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