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三, 6月 13, 2007

面對自我

花了不少時間翻譯這篇文章,之前也曾翻譯過一些關於自由潛水的文獻,但這一篇花我最多心思,此文描述著一位自由潛者的崛起與隕落。雖然在台灣有不少朋友都 熱愛這項極限運動,但我總覺得我們距離這個『圈子』很遙遠,自古至今,『台灣』從沒有被這個圈子的人提起過,更別提每年在世界各地,由不同組織舉辦的世界 自由潛水挑戰活動,這些活動完全沒有來自台灣的參與,想當然爾土生土長在台灣的我們,很難窺見一位自由潛者的心靈。翻譯這篇文章的過程中,內心五味雜陳, 羨慕、讚嘆、疑惑、緊張、難過,我瞭解這個世界很大,但我仍然羨慕,一個可以在普羅旺斯擁抱自然成長的人,我讚嘆他們的熱情,一群人因為熱愛同樣的運動而 認識、進而組織一個具有規模的協會,我疑惑男主角的堅持,這年頭,為什麼不使用頭上腳下的立姿或跪姿進行下潛?為什麼堅持不將耳腔灌水解決耳壓平衡?閱讀 文中意外過程時,我感到緊張,看到文末男主角的全家福,我感到難過。
翻譯完成後,思考了一段時間,我從當時的疑惑中得到了一些啟發。為什麼要執意自己的方式進行記錄挑戰呢?特別是,這些被堅持的方式是已經被淘汰的舊方法。路克曾經停頓了兩年,這兩年中的思考,為什麼會讓他回頭選擇退步的方法?
我不清楚路克所做的選擇真正理由為何,但我猜路克異於常人的堅持,是因為他徹底體會了一些什麼!自由潛水不是一個與他人的競賽,自由潛水,完全是面對自我 的一種活動,既然是純粹面對自我,那又何必執著別人的方式呢?路克不在乎最新的世界紀錄到底是多少,從他訓練部分的段落中可以知道,如果路克採取頭上的立 姿姿勢並將耳腔充水,他絕對有能力突破現在的世界記錄,畢竟他以高難度的舊方法已經抵達171米深。路克堅持自己的步調,堅持自己的方法,進行這項運動, 在我看來這才是真正的面對自我。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