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五, 3月 14, 2008

夜雨

一回到家喝了幾口酒,倒頭就往床上躺,一不小心就睡著了,醒來時已經凌晨兩點。

打開窗戶,一陣沁涼的晚風撲鼻而來,窗外只有寂寞的路燈頂著濃墨似的黑夜,一切萬籟俱寂,除了雨聲。
仔細聽那唯一的聲音,雨點打在落葉上,墜在柏油路上,敲在鐵皮屋頂上,淋在牆身上.......
同鄉的雨滴,不同的命運,交響出這一曲夜雨。

仔仔細細專注於當下,是『禪』。

雨聲,雨聲,還是雨聲!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