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 11月 20, 2012

陳舊筆記



一直到最近,我才算是真的在新竹芎林定居。很多人對於搬家的印象,就是每次搬家都會有些東西不見,可是我這次搬家,卻是出現了一些被遺忘的舊東西。以前住在永和的套房,套房坪數雖大,一家三口擠在一間,免不了需要將一些少用的東西塞入置物箱中,久而久之,那些被塞入的物品,就漸漸被遺忘了。
在芎林這邊租的公寓坪數,將近是上一間套房的三倍大,添購了三只大書櫃,過去許多『壓箱寶』,如今終於可以重見天日,書籍文件的細部擺設是妻子趁我上班時安置的,所以一直到好幾天後,我才在書櫃下方發現過去的『實驗筆記』。
從就讀博士班開始,我就已經讓筆記全電子化了,最近出土的紙本筆記,是我大一所記錄的。

至於為什麼一個大一生,不去聯誼把妹,而在實驗室裡做實驗寫筆記,原因我不多說了,有興趣的人請看.....分手篇

筆記內容,粗淺得讓我覺得有點好笑,並不是嘲笑自己很菜,而是覺得這樣基本而簡單的東西,竟然被煞有其事的做了實驗,而且還將過程與結果記錄在系上發給研究生用的大紅實驗筆記本上,當時大學生拿不到這種筆記本,我猜是實驗室學長去幫我要來的。
從大一開始起算,一直到博士班畢業,我在實驗室的時間真的非常長。在這麼長的時間裡,我的研究成果產出非常的不成比例,仔細檢討起來,我好像一直不是很專心在做研究,而是在實驗室做自己喜歡的事情,在實驗室裡偶爾需要自己動手改裝系統,所以車床、洗床、鑽床....基本金工都要會一點,我曾經迷戀在車刀切削不鏽鋼塊時,淋上的乳白色切削液蒸發所散出的味道,因此一整個寒假每天都到精工廠操車床。也曾經帶上護目鏡,每天自學自練電弧焊接(台語:電龜),練到後來,我去父親的工地,可以直接上陣幫忙焊接。
後來換了實驗室,主要工作是設計和製作電子訊號放大器,手上的工作好像變得比較『研究了』,但路子不變,我每天都在玩類比電路,裝設規格非常特殊的微弱電訊號放大器,讚嘆電路板雕刻機的神奇~啊
其實,這些事情做再多,都是成不了研究成果的,而我就在這樣的歪路中,非常快樂地渡過實驗室生活。

這些迴紋針都徹底鏽化的陳舊筆記,一頁頁的翻下來,記錄著我玩耍的軌跡,有時我會以過來人的身分,心理不禁抱怨一下過去的自己,忙東忙西什麼名堂也沒搞出來。
如今我真的成為了一名工程師,過去的那些玩耍,竟然就變成我一部分的背景,如果說我這個人在工作上的想法,曾有那麼一點特殊性出現的話,那都得感謝這些『玩耍』。


PS:照片中的筆記,是光譜分析的實驗,生鏽迴紋針夾的是用繪圖機產出的光譜圖,我很高興自己曾經抓住繪圖機即將消失在人類實驗室的尾巴,我不相信同年紀的工程師還有誰曾經用過繪圖機做實驗。(這有什麼好炫耀的?~哈)

2 則留言:

Kai-Chun Chen 提到...

話說,這幾天要開始變冷了^^",老實說我很開心能看到學長分手篇的文章(留言一整個與本文章無關XD),我相信今日是由種種的昨日堆疊而成,學長說的沒錯:短期的一種傷害,換得了一次反省的機會。沒有下雨,哪來天晴後的彩虹呢?^_^,祝:新生活一切順遂、順心~~~

黃珈擇 提到...

謝謝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