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 3月 10, 2013

風與水


來芎林之前,我並不知道紙寮窩與芎林劉家古厝。來了芎林以後,妻子從當地一位作家的口中知道紙寮窩這個地方,但在新竹的周末假日,我們還是去了比較遠的南寮漁港、飛鳳山之類比較有名的景點,就在自家後方的文林古道與樹林之間的紙寮窩,竟一直都不是我們的選項,抱著一種心理,反正很近要去的機會多的是,結果反而拖到今天才去走一趟,這短短的一段路,走過後才發覺相見恨晚呀!
一條蜿蜒的小路,處處都是竹林或大樟木的樹影,陽光強烈,氣溫卻很涼爽,朝著劉家古厝走,一路上都是蝴蝶飛舞,是很舒服的散步路線。
就在抵達紙寮窩時,紅磚矮房的屋簷下,趴著一條午睡中的狗,一旁是陪伴牠的一位小女孩,那條狗叫做阿旺,看見陌生的我們從林子的那一端走來,盡責地朝我們吠了幾聲,阿旺的聲音吵醒了這座靜謐的森林,矮房對面的舊民宅裡走出了一位老人家,他主動地對我們笑了笑,原本我以為就是單純打聲招呼,沒想到老人家掬著笑容走過來。
他趕著要到田裡工作,但一聽到我們是外地人來芎林定居,主動地向我們聊了很多關於紙寮窩的故事,從他們家的族譜一直到手工造紙的know-how,鉅細靡遺的述說,我大膽地覺得,現在給我兩三座池子和一片桂竹林,我就有辦法自行造紙了。
小女孩很快就和我兒子玩成一片,後來還帶我們去了她的秘密基地。秘密基地就在一片紅磚建造的廢棄雞舍後方,在這之前我已經看過劉家古厝,所以沒有預期還會看到什麼,就是陪小孩散散步,但就在我進入雞舍後方的小路後,才發覺這又是另一戶人家,一座三合院,一望便知是年代非常久遠的三合院,視覺上我認為不比劉家古厝年輕。附近是高大的竹林,這座如隱士般低調的古老三合院,讓我相當震撼,我站在外頭細細的品味斑駁的牆面、屋頂上長了青苔的紅瓦片、從牆面穿出的原木大樑,小女孩逕自走入屋內和主人打招呼,我自認為是外人不便入內打擾,只敢站在外頭欣賞,大門兩側有毛筆寫在木板上的對聯,字體大氣而豪放,對上了手工造紙與曾是私塾的文林閣這兩個線索,我重新對芎林有了新的認識,原來芎林是個讀書人的地方,難怪清朝舉人創辦的文林閣,到現在還是堅持早晚五點敲鐘,市區裡短短一段文山路,才十來戶竟然可以出了五位醫生(當地人一提起這裡風水好,一定會舉的例子)。

偶爾一陣風吹來,摩娑的竹林發出一陣沙沙的聲響,那是在我故鄉裡經常聽得見的聲音,發黃的竹葉就在風的離去時,如雪片般落下,沒有繽紛,只有上了雪花斑的巨大古石輪一起相伴。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