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 3月 08, 2008

曲線

站在岸上看到深青藍的水色,我知道今天的能見度一定會很好,下水後往前踢了約三十米進入清澈水質的區域內,咬著呼吸管前進的我告訴自己:今日我將再次感受飛翔的快感!

毫不猶豫的來到灣外,雀躍的心情已經等不到夢幻之牆了,胡亂換氣,隨意休息個三十秒就開始暖身潛水,下潛的過程中為了保持流線型,收著下巴,頭部穩穩安在兩隻前伸的手臂中間,視野很受限,待轉身向上準備返回水面時,才看見了整個空間,陽光在腳底下潔淨的沙底放肆奔躍,眼前巨大的消波塊與巨石延續至天頂,壯觀的景色不由得令人感到肅穆。

今天能見度好,特別去找那片總令我心醉神迷的沙底,在水面上仰踢巡游,不時注意廢棄燈塔與南堤頂端的連線角度,靠著三角定位的原理與心中記憶的角度感,確認自己來到沙底上空後立刻弓身下潛,用力踢個幾下,完全放鬆讓消失的浮力帶我回到那夢中的寂靜樂土,空間的亮白不斷退去藍黑自下方持續上湧,眼下很快的出現幾條十多米長大刀闊斧的曲線,那是沙底特有的藝術作品,幾條大膽的曲線使人領會造物者的藝術品味,沙底受到遙遠的海面波浪影響,通常會形成類似沙漠的沙丘地形,只不過海底的沙丘曲線更平行化些,一整個帶狀隆起的沙丘就是一條完美的曲線,前一陣子大浪連連的海況造就了今天更為特殊的型態,那種美我難以形容,以前我會讓曲線構成一張佛洛依德椅安靜的躺著,但今天我捨不得碰觸這片沙底,因為太美了,以致於我不忍在這樣完美的藝術作品上留下人類下流的痕跡,我呈現大字形靜靜緩緩的落下,偶爾小心擺動蛙鞋維持高度,在海面上休息時,一直很苦惱,到底要如何透過文字使大家感受到這份『美』,思考這問題是白費力氣,因為如果你見識過那份美,你就知道哪種感動不可能訴諸於文字,也妄想透過攝影傳達,攝影在我看來雖然是美的締造方式之一,但我總覺得攝影是一種高度虛假的創作。逼不得已,我只能將這份感動自己一個人獨嘗。

2 則留言:

匿名 提到...

Curry,
我想沒多久
就能稍微領略你說說的"美"
頗期待的!






ilike10229

咖哩 提到...

就在,今年夏天結束以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