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一, 4月 25, 2011

關於那條河


我家後面有條河,一條從小陪我到大時常乾涸的河,她並不是真的枯竭,聽高中的地理老師告訴我,她是一條地底河流,奔騰的河水全都隱身在河床底下成為伏流。過去這裡人煙稀少,一直被我當做秘密基地,堤防、橋下涵洞、常年矗立的枯木,都是我從童年玩耍一直到高中談情說愛的基地。最近幾年,其中一側的堤防上蓋了自行車專用道,所以稍微有點人氣了,但河床上還是保有自在地空曠感。

這天我和阿白在河道上散步,隨身帶著GoPro拍攝阿白的一舉一動是我蹓狗的習慣,但今天走在河床上卻有點不同的氣氛,我突然興起一種念頭,想試著記錄這條河。

她從太平山出發,一直到流入太平洋,是低調地、蒼涼地。每年夏季的水災都會改變河床上的形貌,行走其上卻始終帶給我相同的平靜,身邊事物不斷隨著年歲增長而有所變化,她的堤防不只阻絕了內部的澎湃河水,也隔離了外在的時間洪流,只要能和阿白走在這條河上,我就相信生命像這條河一樣漫長恆久。

你們猜,我最喜歡那個鏡頭?
一截枯木,精巧地搭在一塊石頭上,岩石的線條與節理,小草與枯木的影子生動地投影在褐黃色的石面上,只是散步路過的我,被這個小結構所透出的巨大禪意給感動了。我坐在碎石子地上,欣賞著小草在石頭上擺動的影子,微風涼涼地吹在我和小草的身上,午後的陽光明晦交加,固定的景物卻有著豐富的光影變化。

影片中,你不時可以在比較遠的地方,看見一條大白狗瘋狂的奔跑,他就是阿白,其實他只是無聊所以來回踱步,或坐下來搔癢,在縮時攝影(Timelapse)裡顯得非常的瘋狂。

你也許會喜歡的相關文章:

9 則留言:

MeL 提到...

Good Job. Bro~

匿名 提到...

原來那是阿白跑來跑去, 我己為是遠遠的挖土機在作業說, 哈哈!!
ives

廣陵 / 阿偉 提到...

太棒了 !!!

弄得好像不買 Gopro 對不起自己 XDDDD

咖哩 提到...

Dear Mel:

Thanks~

咖哩 提到...

Dear Ives:

阿白聽你這樣說一定會很開心,因為有點年紀的他已經不若年輕時雄壯威武了。

咖哩 提到...

Dear 廣陵:

這小東西CP值真的很驚人,我一直在思考買第二台,因為這樣拍攝起來會更有效率,可別看這一分鐘的縮時攝影,去掉不能用的鏡頭、和取景找角度的時間,我在現場可是頂著太陽拍了兩個小時,如果有兩台同時拍攝,效率會更高。

其實一般人從攝影在到水中攝影,而我卻是剛好相反,從水中攝影引起了興趣然後才廣泛到一般攝影,在陸地上拍真的容易許多,這部短片是我第一次拍,相信以後的品質會越來越好。

Shishi 提到...

奔騰的河水全都隱身在河床底下成為伏流.
====
據說找到伏流,根本不須要建太多水庫.

鄒仔 提到...

其實我的研究是這樣。
這附近新寮和羅東溪有伏流狀況。
所以有零工圍,八寶湧泉區,太和十三分,石泉等等,目前杏輝附近可看河底湧泉露頭,但有些不一定在河道。廣興,北成等地則比較偏羅東溪,這些伏流在打狗溪和番社坑溪某些地方(寒溪段或打狗溪段就差不多沒了)可以看得到遁入,而羅東溪北成段有時候的水並非溪水,而應該是大光明圳排入的黑田水。歪仔歪的橡皮攔河堰根本就只是攔到電火溪的水,也差不多可能就是蘭陽溪農藥雞糞汙染的水再加上後頭的水利系統...金害。伏流水充其量不過是地表水,更上游台電有個計畫,目前不可行,南澳北溪引水到羅東溪,還好不可能不然才可怕呢。

咖哩 提到...

Dear 鄒仔

為什麼每次都要自刪留言呢?善意留言,我是很歡迎的,謝謝你。